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十月之旅---寻梦篇  

2007-12-10 17:14:50|  分类: 旅途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上        海

 

    在火车上过了一个夜晚后,第二天的清晨6点就到了上海.这些日子来,我已经逐渐适应了早起,也许人都会适应环境变化的吧.10月24日,我终于来到了阔别13年的故乡上海.在陕西南路地铁站,父亲的堂嫂---我的二姆妈来接我们.86岁高龄的二伯伯和84岁的二姆妈依然健朗风趣,他们住在市中心的一所解放前外国人建造的公寓里,家里布置得很好,甚至还保留着过去生活的习惯和痕迹.我们一起用过早餐后,他们就对我们在沪期间的活动日程作了安排,包括走亲访友,到周边城市旅游等.我当即和我的舅妈小舅等亲戚都通了电话,知道我带着第一次来沪的铭一起回来,大家十分高兴.当天下午的第一站,是去我们家山海关路的老宅.这是我从小生长的地方,我一直想着要带铭来这里看看,今天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小叔这些年生意上不太顺,身体也不好,经过了几番周折,现在夫妻俩在老宅的一楼开了一个小小的面馆.我去时,小叔不在,送外卖去了.面店的生意看来还不错,只是他们起早摸黑地经营十分辛苦.弟弟栋栋也应该是二十五六岁了,听说因为没有学历,所以也没有正式的工作,他喜欢艺术,有时在酒吧里演奏吉它,人很另类的.看见我和铭到来,婶婶很高兴,立刻先招待我们吃面,叔叔回来后,也高兴地和我们聊了起来,我和铭与叔叔婶婶在家门前照了几张相后,我们一起去了楼上.久违的楼梯依然狭窄,黑黝黝的,拾梯而上,看见了熟悉的房间,当年父母的房间和10多年前我来时一样,只是更加陈旧斑驳,这间叔叔婶婶唯一的房间似乎也太凌乱些,由此看出他们生活的忙碌和艰辛.我和铭走上阳台,又依恋地走到楼下,看到小时曾经玩耍过的弄堂,天井,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不过听说这里很快就要动迁了,下次再来也就不复存在了.山海关路的家曾经是我童年的乐园.我爷爷喜欢种花,天井里总是开满了各种各样色彩鲜艳的花朵。我和小叔叔以及邻居小伙伴们在这里尽情地玩耍,在两边的厢房里捉迷藏,从这边进那边出,跑得满头大汗。每到过年的时候,爷爷总是在客堂间里挂满了祖先的画像,祖先们都是清朝人的装饰,这些漂亮的服装,看得我眼睛都直了。新年快到时,爷爷喜欢在水仙花的茎上贴上红纸条,还摆上梅花等冬天的花,家里处处洋溢着浓浓的新春气息。过年拜祭祖先时,奶奶总是把供桌擦了又擦,还不许我们小孩碰。我们好奇,总想去摸摸,每摸一次,奶奶就不厌其烦地擦一次;在这个院子里,每当明月初上的夏夜,上小学的我总是和小朋友们在这里举行"月光晚会",大家一起唱歌,讲故事,至今仿佛还是昨天的情景;也是在个院子里,曾经弥漫过白色恐怖的硝烟,在这里爷爷被一群戴红箍的人拖出来批斗,残忍的毒打使这位古稀老人,一名曾经辉煌一时的实业家从此再也不能站立起来......这一切的一切,就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岁月沧桑,时代变迁,这座院子却是最好的见证人.这次来前,我心里还有一个隐隐的愿望,是想看看童年伙伴昕的家,昕是我从小青梅竹马的朋友,十多年前,一场意外的车祸残酷地夺去了昕的生命.昕去世十多年了,我还时常会想起他来.可是他的父母在外面另买了房子,已经搬离了山海关路.接着我带铭去了我曾经就读的小学,途中,走过当年曾经和好朋友芳芳一起渴望考上的重点中学---育才中学,小学隔壁的那个教堂也依然存在.我的母校---新闸路第一小学,现在已经改建成了幼儿园,不过校园依然和当年没有多大变化,教室,楼梯,院子,以及礼堂.音乐教室,无不还是当年的模样,这一切都引起了我深深的回忆,四十多年过去了,当初天真的女孩子如今已是年近六旬,心中不禁有许多感慨.从母校出来,我和铭一起去了南京路人民广场,来到了我和他曾经无数次谈论过的一个地方,当年的"东方饭店",这也是我第一次带铭到这里来.我们一起登上了八楼的屋顶花园,七楼,是当年父亲出生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也是父亲和母亲结婚的地方,在这个地方有了我的生命,可是我却没有在这里生活过一天.东方饭店在经历了它最辉煌的岁月之后,走向了萧条和落魄。最后终于完全失去了,我就是在这样动荡的岁月里来到了人间。每次到这里来,我的心情总是很复杂,也许这一次来更是如此,因为会让铭对我的家庭,家族有更进一步的了解.离开这里,我们回到了二姆妈家,两老陪同我们一起去了他们宝山的新居.宝山位于上海郊区,离市区比较远,地铁加公交车,路上单程要一个半小时.二老虽然都已年过八十,也身患多种疾病,但是他们精神状态很好,非常乐观,生活上不仅不要子女照顾,自己还一些常常外出,到全国各地旅游,几次到贵阳来看望过我的父母亲,前不久还去过俄罗斯.英国,生活得很快乐,家里也布置得雅致温馨,还默守着过去的老规矩.我和铭都很欣赏他们的这种乐观的生活态度,
     第二天一早我们去了大舅.舅妈家,小舅和表弟夫妇也来了.这是我第一次带铭回来,舅舅舅妈都看得很重,他们很隆重地招待了铭.十几年没见了,舅舅舅妈也都老了,头发白了,不过舅妈依然和以前一样高雅端庄,大舅近些日子记忆力不太好,也许我们家里是很重人的学历和学识的,他在和铭的交谈中反复询问铭的学历,什么时候去的贵阳等等,可是有的话一次次地反复说多遍,甚至有逻辑上的错误,使我不解,据舅妈说是他有了点老年痴呆的早期症状.想起精通几国语言,出过不少学术著作的大学教授的大舅,现在成了这般模样,使人不禁有许多感慨.不过大舅虽然心脏也不太好,可是腿脚灵便,腰板挺直,行动自如.小舅这些年来一个人生活,虽然身体也不太好,可是也还乐观自在,退休后每天在家看书听音乐,生活得也不错.大表弟在中学任中层干部,各方面都不错,女儿去了日本读书,家庭处于稳定.有智力缺陷的小表弟还是那样,只是年龄大了,不得不让人担忧,这也是舅妈目前最大的心事,加上大舅现在的状况,舅妈确实是很不容易的.说到大舅,舅妈沉重地说,让他先走我舍不得,让他后走我不放心......是啊,也许到了若干年后,我也会面临着这样的选择,人的一生,就是这样的充满了悲欢离合,谁也无法躲避命运的安排.这次我们来,他们都非常高兴.多年来我和舅妈性格相似,形同母女,感情特别好,和小舅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都很喜欢我,和我有许多的话说.可惜的是,我这次来,一向很疼爱我的大姨已经不在人世了. 
    到上海的第三天,二姆妈带我去了位于郊区的大姆妈家.大伯伯生前是上海的知名人士,市政协委员,十多年前我从无锡学习回来时,曾在大伯伯家里住过.一晃多少年过去了.大伯伯在世时,把原来的花园小楼卖了,在郊区分别为儿女们都置下了现在的房子.这里虽然离市区远一些,但是居住的条件好,房子犹如小型的别墅,而且周围的环境优美,小桥流水,杨柳依依,简直可以和苏州园林媲美.生活在这样环境里是非常舒适的.年已95岁高龄的大姆妈身体还很硬朗,哥哥姐姐们也都生活得很好,他们的生活条件是我们在贵阳所不能比的.大姆妈看见我很高兴,不住口地说,大伯伯要是在世,看见你现在有这么好的婚姻,一定会很高兴的.在大姆妈房里,我和铭向大伯伯的遗像鞠躬默哀. 
    离开大姆妈家,二姆妈.二伯伯还带我们去游览了不远处的"七宝老街".这是一个古镇,类似于我们这里的青岩古镇,不过比其更热闹,范围也更大些.从古镇出来,二老说去位于上海体育馆的旅游集散中心看看,在那里可以买到去周边城市的旅游票.地铁坐了很久才到那儿,上海天黑得早,不到五点就开始黑了,我觉得很累,也有点心慌,可是看见二老一点疲倦的感觉都没有,仍然不慌不忙地走着,我不免有些愧疚,他们毕竟是80多岁的老人啊,回想起上次妹妹来时,二姆妈每天陪着她们外出,在38度高温的夏天,妹妹和外甥女都累了,可二姆妈还没事.我真的十分钦佩这两位老人.   
    次日我们回到二姆妈家位于市区的家里.中午二姆妈的女儿和儿子儿媳们都来了,哥哥姐姐们大都是大学和中学教师,他们的孩子小时候都是当中学教师的二姆妈和在建筑设计院工作的二伯伯带大的,现在有的在国外,有的在上海深圳有很好的工作,我觉得这和家里的教育是分不开的.二姆妈她们一向对孩子们教育很严格,而且从来不夸耀自己.晚上我们去了小叔家,小叔和婶婶在十分繁忙之中坚持要请我们吃一次饭,小叔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我们有很深厚的感情,明明来了,小叔再忙,也要抽出时间来一起聚一聚.这次我看见了小叔的儿子,我的弟弟栋栋,当年可爱的小男孩变得面目全非了,留着长发,人非常瘦弱,一副很酷很另类的样子,对于父母辛苦经营的小店完全不以为然.不过我想,年轻人和我们这一代人是有代沟的,但是每个人都会有闪光的地方,也许我也会和他有相通的地方.我很想有机会了解我这个弟弟,于是我和他互留了QQ及MSN网址,我想我会找机会接触他.从而让他有一些改变.从婶婶悄悄的诉说中知道这些年她们家里发生了许多事情,在当今复杂的社会情况下,很多事情都会发生,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真心希望叔叔婶婶今后的生活和家庭幸福. 
    接下来的一天里,我去了一位表哥家.表哥是我奶奶哥哥的孙子.据他说,小时来我们家常看见我,那时我是家里的宝贝孙女,后来我和父母去了贵阳,在经过汉口时亲戚们来接我们,他也在那儿看到过我.他一直在汉口工作,后来退休了回到上海,两年前夫妇俩曾来贵阳看过我父母,是我和铭接待的他们,所以我们结下了友谊.这次我们来上海,哥哥嫂嫂担任了导游的任务.这一天我们也是玩得最高兴的一天.我们去了浦东开发区,去了慕名已久的世纪公园,看到了雄伟的上海科技馆和东方明珠电视塔.记得不久前,一位网友曾给我做过一张电脑合成的照片,背景就是东方明珠,还题名为<梦游故乡>,现在我不是在梦游,是实归故里了.华灯初上的外滩是非常美丽的,辉煌的灯火使我们陶醉,相机闪烁,我们在这里高兴地拍下了许多上海夜景.在南京路步行街,我们欣喜地拍下了霓虹灯下的老字号"邵万生"."老凤祥银楼"."永安公司""王开照相",还有"百乐门舞厅"等照片,我想拿回去给父母亲看了,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会在这里找到一些旧时的回忆.这一天我们玩得十分高兴,正如表哥所说,我妹妹来上海,是为了送孩子上学,而我不同,我是为了寻找童年生活的足迹,寻找我心中对故乡的一份思念之情而来的.
    是啊,我这次回故乡来,主要就是和铭一起来寻找过去的痕迹,是来"寻梦".记得在家时有一段时间,我常常会做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在上海的某一个地方,依稀好象是在外滩附近的一座大楼旁,梦境好象都是在晚上,天很黑,看不清楚.我把这件事告诉过铭,这次他陪我一起特意去寻找了那个地方,可是找了好几个地方都似曾相识,又好象都不太象,最后觉得有一个地方有点像,当时天也黑了,我拿相机出来准备拍一张照片,又正巧相机没电了,这也许是天意吧,我想.不知以后这个地方会不会再在我的梦中出现.

    按照原定的计划,到上海后的第二个星期,我和铭去了杭州和苏州.杭州我在20多年前去过,那还是在县城商业工作时搞采购去的,也没好好玩过.我们这次到杭州也是跟旅行团去的,基本上感觉不错,去了想去的景点,灵隐寺.雷峰塔.飞来峰,花港观鱼.黄龙洞,还有一个新开发的锦绣风水洞,可惜的是游西湖是坐船游览的,没能亲自到苏堤.白堤.三潭印月和断桥走一走,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跟团走也总是有一些弊病的.我偏于喜欢水,幻想着江南小桥流水人家的秀丽景色,和园林.芭蕉树,美人靠的古典仕女图画卷,对于山和溶洞之类不很感兴趣,也许因为欣赏够了贵州的高原景色,又也许我原本是个江南女子吧.我们还在灵隐寺进了香,但愿我们一家来年风调雨顺,幸福平安,据说在这里许愿是很灵的.在苏州,本想欣赏一下江南园林,可是旅行社却安排的是去西山采桔,然后看了看苏州的太湖,没让铭欣赏到苏州园林,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不过苏州的太湖也是很美的.由于时间关系和其它一些原因,我们没有再去无锡和南京. 
    那几天里我一直没有时间和舅舅舅妈她们联系,她们很挂念我们,我们也觉得不好意思.由于住在郊区宝山,到市区往返一次时间很长,所以没能有时间和她们在一起多聊聊,加上这次来,需要看望的亲戚很多,连曾来过贵阳的姑夫家里我们也是抽时间去的.几年前姑夫和姑母一起来过贵阳,可是现在姑母已去世,姑夫一人孤独地生活,看到我们的到来,他太高兴了,虽然年迈,身体也不好,但仍然很热情地招待我们,请我们出去吃饭,还给父亲送了好几盘家乡评弹的碟子.分手时他老人家恋恋不舍地拥抱了我们.另外这次来上海之前,妹妹再三嘱咐我们要去看她的孩子小涵,小涵今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复旦医学院,初次离家,有些不习惯,我们自然会尽力而为了.上海的众亲戚也希望趁我们在时,让小涵一起出来聚一聚,可是她学习很忙,一直没能出来,连我们想去找她,她也没有时间见我们.终于约好了那个周末,我们去了复旦大学,给她买了许多食品.见到小涵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她才匆匆地从教室出来.两个多月不见,她好象长高了,也更秀气白净了一点,戴着眼镜,像个真正的大学生了,可是还和以前一样腼腆,这个学习成绩非常优秀的孩子人很单纯.我们带她一起去吃了久违的黔菜.别说小涵,就是才离开家不到一个月的我,看见诱人的红油火锅也垂涎欲滴.我已经是一个真正的贵阳人了.饭后我们还和小涵一起逛了商场,给她买了衣服和鞋子,我算是完成了妹妹交给的光荣任务了. 
    因为一些原因,我们没有去小舅的住所,不过我非常想念那个地方---,那条熟悉的弄堂.那是我外公外婆的家,在文革中我曾经在这里度过了难忘的几个月,这里有着我童年和青年时代的美好回忆,也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我带着铭去了那里.几十年过去了,那里古老典雅的欧式建筑,高高的尖顶,深遂的楼道,青翠的树木依旧是当年的情景,可是岁月沧桑,物是人非,我的外公外婆早已离开了我们.记得我最后一次离开这里,是67年初春,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临别时,年迈的外公外婆一直把我送到弄堂口,他们在寒风中瑟缩着向我挥手的身影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脑海之中,这一刻从此成为了定格,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上海的老人们。从小爱我疼我,抚育我长大的亲人们啊,我虔诚地祈祷:愿你们的在天之灵安息! 在这里附近的天平路上,有我大姨曾经的家,10多年前,我和小诺来上海时,曾经居住在这里一个多月,得到大姨和姨夫的热情招待,可是大姨现在也去了另一个世界了.再不远处有一幢精致的花园小洋房,这也是我熟悉的地方,我的大伯伯一家曾经住在这里,文革时这里曾被红卫兵侵占了好些年.现在房子转卖了,大伯伯也已经过世了,他们一家也搬去了郊区的别墅.看过这几处旧宅之后,我们找到了位于附近不远处的上海交通大学,这也是我来上海想去看一看的地方. 
    在上海的最后几天里,小舅和舅妈又两次请我和铭在饭店吃饭,特别是小舅,特意在上海有名的锦江饭店设宴招待我们.那天除了大舅妈一家之外,还来了一位堂房阿姨,在贵阳时,这位阿姨就常常给我母亲写信,还寄过许多以前的老照片给母亲,这次我去上海,她让我们给我母亲带了许多食品.椿也来了,他是我大姨的学生,也是大姨的干儿子,我们从小就相识,一直以兄妹相称,这次我们已经14年没见了.和椿的相见我们彼此都很高兴,今年我们相识刚好40年,1967年文革中我们相识时,我17,他18,现在我们是57.58了.
    之后的两天里,我们和二姆妈二伯伯一起,去了上海的城皇庙.南翔古漪园,以及位于吴淞口的炮台公园.城皇庙我过去到过几次,对于豫园的园林景色很是喜欢,而后两个地方,过去从没到过,古漪园除了规模略小外,也并不比城皇庙逊色,这次浏览了它们的风光,也算是弥补了我们没看到苏州园林的缺憾.而炮台公园位于长江和黄浦江的入海口,在这里看到了气势磅礴的真正的大海,我们体验到了天的广阔.海的雄伟,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铭特别喜欢这个地方.在这几天的游览中,我们和两老在一起相处,深深地感觉到这两位老人的乐观.豁达.开朗的人生态度,在人的晚年,还能这样乐观地面对疾病,面对人生,快乐地生活,这是一种境界,是一种难得的心境,也是我们学习的楷模,等我们老了之后,也要象他们一样,让自己有一个快乐幸福的晚年.在古漪园,我给二老拍下了好几张照片,我想题名为"相濡以沫"."牵手看夕阳",我自己对这几张照片感到比较满意. 
    从我离开贵阳到北京起,无论是在天津,还是上海,苏杭,父亲的电话一直追随着我们,和以往小诺.妹妹外出时一样.除了担心我们的安全之外,父亲打电话已经形成了习惯.他不惜花高费于长途,有时我们正在有事,或者在拥挤的车辆中,父亲的电话不厌其烦地到来,最多时一天高达三四次,而并非有任何要紧的事,只是聊天而已.每当不注意没听见时,会发现手机上有着几十个"未接电话",这件事,也被亲戚们传为笑谈. 也许人上了年纪之后,都会有不同的怪癖吧,加上父亲每天在家是很寂寞的,很想和我们多聊聊天,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啊!
    这次故乡之行在亲人们感叹时间太快声中进入了尾声.最后一天,由二姆妈陪同我们去了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名叫唐家湾的住宅区,这里大都是普通的石库门老房子,唯独有一幢欧式三层楼房,鹤立鸡群,与众不同.这就是我们多次听说过的我外公家的一处祖产,是我母亲从小生长的地方.58年前,父亲就是在这里迎娶了母亲,现在这里住着72家房客了.  
    由于小诺即将赴港,小颖将在11月里去长春作研究生论文答辩,他的婚房也等着装修,所以我们只好离开了上海返回贵阳.其实这次我们来了近半个月,应该说时间也不短了,但是这次与以往不同,是铭陪同我一起回来,也是铭第一次回我的故乡,亲人们都希望我们多待些日子.大家对铭的印象都很好,说他忠厚老实,相貌气质都不错,最重要的一点,是铭对我好,他们认为这就足够了.临走时,舅妈和小舅都特意给铭买了礼物.在车站,亲人们依依不舍地和我们告别.如果说之前的十几年里,我对我的故乡上海的感觉已经逐渐淡薄的话,那么现在,这一次故乡之行又一次加深了我的故乡情结.亲人们对我深厚的感情,让我对"血缘"这个词有了更深的理解.这种感情,是我在异乡生活的多少年中所没有得到过的,也是任何的朋友都不曾给过我的,这就是最宝贵的亲情.故乡啊,亲人,我深深地爱着你们,我一定还要回来的! 

    这短短的半个月给了我愉快和难忘的回忆,这也是我一生中值得纪念的一段日子。虽然我回到了贵阳,可我觉得我的心好象在飞,从贵州高原飞到了遥远的黄浦江畔,飞回到了我的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