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岁月留痕----和青春有关的日子(五)(原创)  

2008-12-20 21:26:56|  分类: 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艰难岁月

 

  我们一个公社里的知青有100多人,从刚来时大家的团结友爱,到第二年成双成对的恋爱,第三年里随着有的人抽调离开,劳燕分飞,剩下的人大部分都是自起炉灶,各吃各的,维持着的只剩下少数了。唯有一个集体户里有五个人,三男两女,他们仍然像刚来时那样,互相帮助,同甘共苦,关系密切,甚至五个人还各做了一套同样款式颜色的衣服,穿着去赶场时,轰动了全公社,被知青们誉为“五统一”。

  知青结婚的也不少。有一个女生家里本来就是省城近郊的菜农,下乡不久,就和当地一个回乡知青相爱,他们都有同样的出身和经历,相爱也是可以理解的。结婚后,那女生当上了队上的赤脚医生,每逢赶场夫妻二人还挑着自己种的蔬菜去卖,小日子过得虽艰难,但也稳定幸福,比集体户里的知青们强多了。还有一个女生,人很活跃,她爱上了队上的一个木匠。不久,那女生家里设法让她抽调去了省城工作。然而一年后,她仍然回到队上和木匠结婚,然后带着木匠和出生不久的儿子,去了省城,靠她一个人的工资,过了好几年“黑人”的生活,为此还和家里断绝了往来,他们的爱情故事也曾在知青中流传,贬褒不一。

  最为悲惨的是一个上海知青,不幸被队上一个年轻人强暴怀了孕,回到上海想打掉这个孩子。可是为了名声,也为了生活,家里决定让她和那个年轻人结婚。婚后他们一连生下了三个孩子,日子比起一般的知青来,自然是好一点,她也算是有了依靠。可是大返城时,眼看着别的知青纷纷离开,她悔恨不已,这是后话。

  在乡下的生活是艰难的。第三年里,我所在的集体户里的同学抽调走了大部分,还有的同学找关系开后门搞了"病退"回省城了,有的转到了省城近郊的农村,我家不是本省人,在省城没有任何关系可找,所以集体户里最后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可是日子再艰难还是得过下去。

   夏天是插秧农忙季节,早晨天不亮就得起床,和队上的妇女一起去秧田扯秧。打完早工后,回来匆匆做点饭吃了,又要下地去插秧。在农村插秧算是技术活儿,只有男人能参加,妇女和小孩是没权参加的。而我们知青,因为是领袖大人派来接受再教育的,所以另当别论。

  这一年我们生产队里参加插秧的知青只有我一个人,每天和那些男劳力一起下田。插秧季节大多是雨天,必须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弯腰呈90度状。有时太阳出来了,晒在水田里,一阵阵的热气往上冒,汗水一串串地滴入水田。我这时才真正体会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真实含义。

特别每当例假来临时,腰酸疼得直不起来,那滋味更是难以言说。蚂蟥也是专门欺负我的,不咬别人专咬我,也许是因为我的皮肤特别白的缘故吧。下田不到一会儿,抬起脚来,上面爬满了蚂蟥,蚂蟥不能硬扯,只能拍,据说蚂蟥吸进了人多少血,就会流出多少血来,所以我的脚上总是血肉模糊的。那时也顾不上这些了,管它呢,反正人死不了就行,流点血算什么。

还有蚊子,这里的蚊子与众不同,俗称“默默蚊”,是那种很小很小的一点黑的,一巴掌拍下去可以打死十多个,满手都是血,可见这种蚊子的厉害。可幸的是我的皮肤还不错,再毒的太阳晒过后,皮肤只是微微发红,只要睡上一晚,第二天又是白白净净的。那时许多知青不知为什么身上都长一些包,有的同学浑身长满了疮,痒得彻夜难眠,而我尽管最容易被蚊子咬,却什么也没留下。

正因为我拼命地学习插秧,不多久就学会插得一手好秧,插得笔直,又快又整齐,农民们都表扬我,说我能从农业大学毕业了。

 农忙一般要到天黑尽了才收工,此时一个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冰锅冷灶的,还要烧火做饭,常常连吃的菜也没有。看看那些农民的孩子,虽然家里生活也苦,但回到家里总能有一口热饭吃,比起知青来起码有家庭的温暖。怪不得有的知青实在受不了生活的煎熬,嫁给了农民。这时我就会自言自语地说,知青苦啊,知青苦,知青是非农、非工、非兵、非学的漂泊者,是社会上一个特殊的阶层,是社会最低层的人。知识青年到农村,不是去传播文明、文化,而是被视为“劳动改造”的对象,不时会遇到冷嘲热讽,讥笑挖苦。我常常想,如果有一天,能够离开这个地方,我一定要把现在的生活全写下来,留给子孙后代,让他们知道这一代人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

 是啊,要是有机会把知青的生活拍成电影,也应该是很感人的,我的头脑里常常会浮现出一些画面和镜头。若干年以后,我当初的理想真的变为了现实,许多描写知青生活的电视电影,都是我们知青当初生活的真实写照。

 劳累之余,我常常把自己的感受用笔写下来,一首小小的诗,一篇短短的散文,描写出山村的美丽风光,有时也倾吐自己心中对故乡、对亲人的思念,和对未来的向往。生活虽然孤独艰苦,可是自有我自己的乐趣。我写的《雨后的桐花》、《扁担》等小诗和散文,知青们看了,大家都认为不错,时间长了,在附近的知青中间竟还有了点小小的名气,大家说我是白水公社知青中的才女。

 那时在大塘大队,有许多的好心人,特别是几位善良的老人和妇女,她们很同情我孤独一人生活,总是给我送菜,帮我舂米,有的人还帮我砍柴,这些好心人的关心照顾,至今我一直记在心里。 

1970年下半年,我突然接到家里的来信,说父亲病重。我匆匆赶到省城,父亲已经在医院住了好几天了 。我看见父亲皮肤和眼睛都很黄,得知他患了急性胆囊炎,前些日子常常发作,疼得在床上打滚。我父亲这样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生病是没有人敢管的,后来还是厂里另一个和父亲同命运的人----一个资本家用自行车送父亲去的医院。父亲在医院做了胆囊切除手术,住了好几个月,我就一直在那里照顾他。

这段时间里,我的一家人每天出入医院,和医生护士都熟了。有一个中年护士常常向我的母亲借钱,并许诺一定想办法帮助我在省城找到工作,她有战友在饮食行业当领导。想到以后要去饭店工作,我觉得很无奈。可是我的担忧毕竟是多余的,因为那护士终究没有实现她的诺言,借的钱也不了了之了。 


 

 

岁月留痕----和青春有关的日子(五) - 明月依旧 - 明月依旧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