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岁月留痕----和青春有关的日子(一)(原创)  

2008-12-06 16:30:54|  分类: 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 的话   

我的《岁月留痕------和青春有关的日子(一至六)》为小说体裁,是笔者以自己知青时代的经历为主线,揉合了身边个别朋友的部分故事写成的,其中一些细节作了理想化的修饰,如与其它人的经历有雷同之处,请勿对号入座。谢谢!

                                                                                        笔者

                                                                                         2008年12月

 

 

 

 这个月,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40周年的日子。40年前的这个日子里,18岁的年轻女孩我,犹如一叶小舟,和成千上万的中学生们一起被卷入这场史无前例的、波澜壮阔的海洋之中......

    40年过去了,那过去的一切离我已是那么遥远,岁月的流逝给它们罩上了一层厚薄不匀的雾,使得那些已逝的往事,显得影影绰绰。当我偶尔回忆那逝去了的青春岁月时,往事就像褪了色的画页,慢慢地在心里翻过,我沉浸其中,那些画面愈来愈显得真切,越来越清晰,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慢慢地,轻轻地拂去了画面上日积月累的灰尘一样,那都是我挥之不去的一些记忆的片段。

                            一.漂泊异乡

 1968年冬,我们自1966年毕业后已经在学校呆了两年半了。文革中的66、67、68三届学生都还没有得到分配,69、70两届的学生又陆续进校,学校里人满为患。学生不上文化课,每天可做的事就是背着小小语录包,背诵语录,唱革命歌,跳忠字舞。文革几年,国民经济遭到严重破坏,工农业生产停滞不前,又面临解放以来最大的人口高峰期,学生毕业分配的最好去向就是广阔的天地--农村。一来可以解决众多毕业生的吃饭和生存问题;二来有一个动听的名称:让学生去接受“再教育”,在广阔的天地里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具有伟大而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至于第三,红卫兵在文革初期作为急先锋、马前卒,冲锋陷阵,立下了汗马功劳。随着形势的发展,运动不再需要这些人了,他们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从1968年下半年起,学校初步制定了分配方案,去向大致分为工矿、农场、插队,以及少数的特殊处理几种。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人在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暗地进行种种考虑和活动。比如大部分的高干和军队子女,都在想方设法参军,把部队作为自己今后就业的跳板和下乡的避难所。有的女学生在家里的安排下,开始考虑突击结婚,以此来躲避来势凶猛的上山下乡运动。甚至还有的人去了荣军疗养院,不惜以自己的青春和幸福换取一个可怜的饭碗,当然这类人是我们大部分学生所不齿的。

 象我这样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后代,在社会上没有任何关系和捷径可走,而且经过了这些年的磨难,早已沦为政治上的阶下囚,对自己的前途、理想等等,都已经很麻木了,不得不作了下乡的思想准备。尽管如此,分配名单公布时,同学们仍然觉得眼前一片迷茫,难以接受这样的人生安排,这毕竟是我们一生的命运啊。

 在当时我的那个班上,50来人中间,大约有10多人被分配到农场,这些人全都是出身好的,起码也是中等阶层的,因为农场虽说也艰苦,但毕竟有工资,生活有基本的保障,被分配去的人相对来说一般还比较满意;分到工矿的全班只有三个名额,那都是幸运者、皎皎者了,出身自不必说,还需要有运气;还有个别同学家里确有实际困难,比如父母有病、本人病残等等,可以要求特殊照顾,当然也必须是红五类子女才具备这种资格,这样的情况在我们班上也有好几个,不过据了解,情况也未必属实,大多是通过工宣队的关系得到的。除以上所说的外,剩下的人就全部被安排到农村插队落户。这批人中除了出身不好的,还有一些是家里没有关系的人。我自然是属于这最后一类的人,在当时这种形势下,我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

 班上被分配去插队的同学中,相当一部分人不愿意走,他们想尽种种办法,企图躲避和抵抗这种命运,有的说自己有什么什么病,有的强调家里有什么什么实际困难,对工宣队的动员进行了抵制。这些人用这样的方法来对抗工宣队的动员,死死地下定决心,决不动摇,最终留了下来。

 当然家庭出身有问题的人是不敢这样做的。比如我,在父亲厂里的应届毕业生子女中,被分配到农村插队的不少,其中也有工人子女,厂里的工人子女尚且都逃不脱下乡的命运,如果我抵制下乡,只会给父母亲带来更大的灾难,所以我没加考虑就决定下乡了。在学校里,每一个人都按照工宣队的要求写了下乡的申请书,用大红纸抄写了张贴出来,以示我们的决心。

 12月的一个寒风剌骨的夜晚,我被同学喊了出去,说是又有“最高最新指示”下达了。那时一般最新指示下达都是在半夜,想必领袖大人总是在半夜里忧国忧民的。每当领袖的指示下达,全国人民都欢欣鼓舞,激动无比,奔走相告,连夜敲锣打鼓上街游行,以示庆祝。这一次也同样,学校组织学生上了街。街头人声鼎沸,锣鼓喧天,游行队伍高喊着口号: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再教育,很有必要......。领袖的这一指示,来得太及时了,对于还在试图为自己的命运挣扎的学生们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一切的抵制都成了无际于事,下乡已经成了必然之路,而且以后每年的毕业生都要走这条路,一片红、代代红,这就是中国革命青年的前途和未来。我安慰自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去吧...... 

 我和班上的一些同学们一起,第一批就报了名,并很快迁了户口,简单准备了行装 ,到离省城400多公里的T县偏僻农村插队落户。

 尽管现实是严酷的,前途也很渺茫,但我们那时毕竟是充满了幻想的女孩子,人生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一个不可知的、美好的梦。我们单纯地想,也许离开了省城,可以避开生活中一些不愉快的现实,过上世外桃源的生活。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常常一起幻想着在那碧波荡漾的清水江上泛舟,在春天青翠美丽的竹林里玩耍,在充满了浪漫民族特色的吊脚楼里,布置自己小小的房间。我们教贫下中农唱歌,跳忠字舞,用自己的知识来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那也是很有诗意的美好画卷。当然这些美丽的梦想在不久后的日子里很快就消失了。当人的基本生活都无法维持时,这些幻想也只能是一个虚无飘渺的梦,现实使我们的梦想变成了泡沫

 1968年12月30日,这是我人生道路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那天学校的操场上红旗飘扬,锣鼓喧天,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领袖的语录歌曲,送行的队伍人山人海,人们仿佛是生离死别,却又得强颜欢笑。之前我就和母亲说好,家里谁也不要送我,因为知道自己经受不了这种分离的场面,而且正在劳动改造的父母也不可能请假出来送自己,这样反而好一点。

 那天学校运送第一批下乡知识青年的大卡车共有10辆,我们被安排坐在最后一辆,是那种有蓬的闷罐货车。车厢里放了一些简单的长木条凳,供学生们坐,我们的行李也放在车上。车身被红布标语所裹着,显得隆重和喜庆。当货车开动时,车下送别的家人们和车上的学生们一片哭声。有的家长跟在卡车后面跑着、喊叫着,拼命地挥着手......

 开车的那一瞬间,我突然看见我的才上小学的妹妹向卡车跑来,这是我的家里唯一来送我的人。说实在的,我倒并不觉得怎样,也许那时我的年龄还小,还不太懂事;也许是磨难太多,比起尚在危难之中的父母,这算不了什么;还也许离开城市是自己的一种解脱,从此可以过上世外桃源的清静生活?我这样想。

 10辆卡车绕全城一周,以示庆贺,也是宣传的一种方式,这是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喜事呀!有的家长一直骑车跟着卡车跑了全城,跑着、喊着,声音嘶哑了,跑不动了,还在继续。

 终于离开市区了,毕竟我们那时还年轻单纯,出城以后,大家不约而同地就拿出包里的语录本读了起来,读了一会儿后,还有人带头唱起了语录歌。可是卡车颠簸得很厉害,坐在车上的学生们仿佛也是货物,在上面被抛来抛去,直到胃里翻江倒海,此时,还有同学唱起了“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到T县坐卡车需要两天时间。当天晚上到达州政府所在地,可是当夜学校没有安排我们学生住宿。我们在那里人生地不熟的,只好露宿在大卡车上。正值严冬季节,天寒地冻,有的同学因晕车呕吐很难受,吃不下任何东西,又是初次离开家,那种离乡背井的孤独感可想而知。这是下乡之路上我们经受的第一次考验。

 到达T县正是1969年的元旦,卡车直接把我们送到插队的地方--白水镇,那时叫白水公社,我们被暂时安置在中学住下。第二天,所在的生产队就分别派人来接我们了。一行农民10多人,他们帮我们挑着箱子和行李,告诉我们去的地方叫西塘,离镇上有5里路左右。虽然是冬季,清江水仍然清澈美丽。过江需要坐渡船,是那种人划的小船。我们在船上观赏着两岸的风光,还不住用手去拨动清清的江水,觉得真有点“荡起双桨”的诗情画意。

 过江后,我们在农民的带领下,沿着蜿蜒曲折的小道,向大山深处进发。不知走了多久,隐约看见前方有房屋隐现,炊烟袅袅。大家都有点筋疲力尽了,有的同学忍不住问,不是说5里路吗,应该就是这里了吧。可带路的农民说,还早呢,快有一半了吧。学生们很惊讶,甚至觉得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又不知道走了多久,翻过了几个大坡,来到了一个更大的坡前。在县城时就曾听说过,这里有个“叹气坡”,顾名思义,就是望之即叹的意思。想必这个坡就是了。此时听见坡顶传来喊口号的声音。过了好大一会儿,一队小学生举着小旗,在一名年轻姑娘的带领下来到了学生们面前。这时大家才听清了他们刚才喊的口号是“向知识青年学习.....学习他们......”,他们喊的节奏很特别,断断续续,几个字停一下,举一下手,给学生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个山坡从此被我们命名为“学习他们”坡。这是队里派人欢迎知识青年来了。

 在大队的小学里举行了欢迎我们的大会,大队赠送给我们每人一套红宝书,并在队长家里给我们做了一顿当地社员认为的好饭:大米干饭、炒萝卜。社员们除了农忙是从不舍得吃这样的干饭的,常年以稀饭果腹。我们大约是饿了,居然吃得十分香甜。当晚队上给我们安排住在一名大队干部家里,说是暂时先住着。本来按照政策国家发给下乡学生每人几百元安家费,交给队上给我们修建住房的。可是队长说,让学生们先暂时在这里住下来,以后再说。谁知这一住就住了三年,那笔安家费队上也再没向我们提起过。

 

                                                                                                                                            (未完待续)

                             

岁月有痕----和青春有关的日子(一) - 明月依旧 - 明月依旧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1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