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岁月留痕----和青春有关的日子(二)(原创)  

2008-12-08 15:49:28|  分类: 青春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蹉跎岁月

 

  我们所在的集体户一共五个人,三女二男。三个女生中数我的年纪最小,身体相对也比较瘦弱些。

  我们被队里安排住在一位干部家新建的房子楼上,楼下是猪圈和厕所。房东原来是大队干部,后来又调到公社工作。他当过兵,在这里算是见过世面的人。给知青们住的那房子是他们家准备以后给他弟弟结婚用的。队上给我们在外间打了一个火塘。火塘是用来烧火做饭的,这里漫山遍野都是树木,那些都是丰富的燃料,只要有力气,烧柴是不用愁的。因为烧的是木柴,所以做饭烧水用的都是又厚又重的铸铁鼎罐。四个女生睡在楼上的里间,两个男生睡在对面的他家老房子楼上。

 下乡第一年国家供应每个知青每月39斤粮食,乍听起来觉得吓一跳,哪吃得了这么多粮食呀。可是在后来的生活里,我们每天付出大量的劳动消耗,常年吃着缺油少盐的饭食,才觉得那区区39斤不算多了。第一年国家供应的粮食必须自己爬山涉水,走三个多小时的山路去镇上买。第一次买米,队上派一位农民带着我和另一个女同学一起去,那位农民一人挑60斤,我们二人换着只挑40斤。担子应该不算重,可是走这么远的山路,爬坡下坎的,回到家的第二天,我们累得连床也起不了了。这使我们感觉到自己和社员的差异确实太大了,的确是需要好好地锻炼才行。

  到队上的第二天上午,那位公社干部---房东教我们破柴。他给我们做示范。我们知青中有的人带了劳动手套,房东看见了,就用赤裸的双手抓起锋利的茅草使劲搓,弄得双手鲜血淋漓,而他却若无其事,面不改色。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同学们确实受到了深深的震憾。这是人生的难忘的一课,是我们受到的第一次再教育。

  当时还是冬天农闲,队上不出工,我们知青就和队上的青年们上山去挖冬笋。冬笋是这里的特产,长在地底下。我们知青没经验,不知从哪里下手,往往挖下去总是空的。农村青年自然懂了,他们知道在地面有什么标志表示着下面一定有冬笋,每次挖下去总有收获。所以领袖不是说嘛,卑践者最聪明......

  到农村的第一关自然是生活关了。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上山去砍柴,冬天结了冰,山高路滑,开始时,大家很齐心,男同学对女同学们很照顾,他们抢着扛重的,先到家了还来接我们。在家里,女生总是抢着做饭,还帮男生洗衣服,“一家人”团结友爱。晚上收了工,吃了饭,大家还一起唱歌、说笑话,谁的家里带来的东西都是大家一起吃,不分彼此,真有点其乐融融的感觉。

  两个星期后,知青们一起到镇上赶场。第一次从外面进山时,走了三个多小时,大家筋疲力尽,对这么远的山路已是望而生畏。有的同学说,以后恐怕再也不想出来了。可是事隔两周,我们又来到了镇上。在邮局,大家都收到了远在省城的家里的来信,当我们看到父母亲的字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以后的日子里,我们每隔一两周,不管怎样累也要去赶一次场,为的是拿到盼望已久的家信,和花5毛钱吃一顿有肉的美餐。而且似乎感觉到了镇上,就离省城的家更近了一步。我们插队的地方处在两省交界之处,我们常常去邻省的乡镇赶场,虽然同是农村,却有许多不同之处,邻省各方面都先进了许多。

  春天,我们知青们上山劳动了。这里是个苗族村寨,人多地少,耕地都比较远。山坡地都以种包谷、小米、红薯为主。种小米是春天一项大的工作,就是把荒山上的树木砍了,用火烧了作肥料,然后再撒种。小米用不着许多管理,秋天就可以收获了。种小米的山坡大都是荒山,都很陡,将近80度的山坡上,没有支点,人在上面难以站立,必须用柴刀一步一个脚印地砍出路来,再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山上的茅草比刀还锋利,有时一不小心一把抓上去,割得满手都是鲜血。树木被砍后留下了一个一个的小树桩,像刀尖一样,如果不注意,一脚踩上去就惨了。有一次,一个女同学就是这样踩上了树桩,脚下顿时血流如注,大家都吓呆了。可是那时正是农忙,是抢工分的好时候,而且谁离开了,就会影响自己在贫下中农面前的表现,所以大家都不敢走。后来我实在不忍心,就不管别人说什么,一个人扶着她,一步一挪,好不容易回到了家,为此我还受到了队长的批评和农民们的讽剌。是啊,这点伤算什么,这在农村是常有的事,轻伤不下火线嘛!你们知识青年太娇气了。当然有的同学为了争取有个好的表现,可以早点跳出这里,也是可以理解的,在关键时刻人都是要为了自己考虑的。

  种包谷和黄豆也是在春天,知青一般都是被安排和农民的妇女和青少年一起出工。农民劳动时有个习惯,喜欢边聊天边慢慢地干,没有在干自留地时那么卖劲。有时拄着锄头把儿说笑,被讥笑为“给锄头喂奶”。本来这就是吃大锅饭的弊病和特点,我们知青却不懂这些,总是埋头苦干猛挖一阵子,就坐在前面地头休息,等着农民们赶上来,我们再接着干。为此当知青们坐着休息的时候常常被批评为偷懒。后来我们懂得了其中的奥秘,也就如法仿效了。

 时间长了,五个同学之间以前亲密无间的气氛有了变化。先是在出工的问题上,大家都不愿意留下做饭,都想多挣点工分,多分点钱。当然主要还是为了表现,留下做饭不出工,在贫下中农眼里表现当然不如出工的好了。也难怪,有的同学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父母来信要他们在队上好好劳动,多出点工,要能自己养活自己。我虽然当时父母处境不好,毕竟我们家人口少,每月父母都能给我寄上10元钱,可以用来在赶场时买一点吃的改善一下。这在集体户里是最好的了。

  我们每月要去镇上买一次米,开始时都是大家抢着去,时间长了,后来谁都不愿去。没办法,大家只好决定,所有的人一起去,各人挑自己的定量39斤。记忆很深的是有一个赶场天,知青们一起挑着箩筐去买米。回来时刚过江,天上就下起了小雨,山里没有躲的地方,只能硬着头皮挑起米走。可是雨越下越大,担子也越来越重,山路也越来越滑,三个多小时的山路走了大半天,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尽了。在爬“学习他们坡”时,我还摔了一跤,米也洒了一些出来。到家后,大家担子里的米全都被雨淋湿了。第二天又是下雨,没法晒,只好拿来磨成粉晾着。

  到队上的第二年,国家不再供应我们知青粮食,全由队上根据我们得到的工分来分给粮食。知青们的工分标准是这样的:队上每个男劳力每天10分,妇女7分,而知青中男同学5分,女同学4分,我们辛苦干一年的工分还不够买第二年的口粮。这种待遇是不公平的。不过队上也有苦衷,本来这里就是人多地少,粮食比较紧张,知青来了,就等于无形中给队上增加了人口,要分去他们许多的口粮,严重地影响了人民公社社员--向阳花们本来就很贫困的生活,难怪他们怨声载道了。因此每次知青们找队上会计要求按工分领谷子时,他们总是很不高兴,百般为难我们。我们不止一次有过没米下锅的日子。在雨天不出工的时候,为了节约粮食,我们总是用稀饭来充饥,常常一天只吃一顿饭。有时大家饿着肚子躺在床上,聊着自己以前吃过的好吃的东西,如数家珍,越说越感到饥肠漉漉。

  队上分给我们知青的一小块自留地,是一块坡度很陡的地。虽说不算太远,可是挑粪都很难上去。我们也根据季节种了不少的菜:黄瓜、茄子、辣椒、西红柿等等,可是收成总是不理想。其实在赶场时买点菜也不困难,也花不了多少钱,可是我们不好意思,不是要表现吗? 总之,这里的知青和农民都过着食不果腹的贫苦日子,只是没人敢表露罢了。我们知青还有家里作后盾,可是农民,他们的生活更苦。社员们常年吃稀饭,那个时候不允许社员搞副业,他们手里没有一点可以支配的现钱,衣着十分破烂,不少人形同乞丐。有的农民一辈子没有走出过乡下,最远走到过镇上,甚至不知汽车为何物。难怪他们对知青来抢他们的口粮非常反感了。

  这些事实常常会让我深思:这不是这里特有的情况,而是当时中国大地的普遍现象,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这一英明决策带来的"伟大成果"。 

岁月留痕----和青春有关的日子(二) - 明月依旧 - 明月依旧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