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一段遥远的回忆(原创)  

2009-01-21 21:25:24|  分类: 身边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购置年货跑了一天,感觉有点累。晚上上网与朋友随便聊了几句,就想早点休息了。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打破了夜幕下家的宁静。

    “请问这里是陈明的家吗?”一个陌生的男声传来,来电显示屏显示出那是郊区的号码。我听不出是谁的声音,只好带着几分疑惑回答说:“是啊,请问你是哪位?”

    “哎呀,你是明明,我听出来了,你听得出我是谁吗?”电话中传来那位男子兴奋激动的声音。随着年龄的增长,除了家人之外,叫我小名的人已经很少了,这一定是很熟悉很亲近的人了。

    “明明,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我是东生呀!”

     东生?一段久远的回忆瞬间浮现在我的眼前,一个高高瘦瘦的、戴着近视眼镜的可爱的小男孩似乎就站在了我的面前。

    电话里东生兴奋得有点语无伦次:“这么多年没见了,我好想念你呀,不知你想到过我吗?昨天我去你妈妈家里,才找来了你的电话。”

    东生是我知青时代的好朋友,我们有将近40年没见面了。漫长的40年,大家都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此时此刻互相都觉得在电话里一言难尽。东生告诉我他现在是个体户,在菜场做经营猪肉的生意,希望我能去看看他。尽管已是年边,天气寒冷,我仍欣然允诺前往。

    这一个夜晚,我不能成眠,思绪把我带到了40年前的日子里。1968年冬,我们五个人在那个边远的山寨插队当知青,三男三女中,东生是年龄最小的一个,而我,则是女生中最小的一个。东生那时长得又瘦又高,戴着一副深度的近视眼镜,象根细细的竹竿,劳动起来自然也比不上别的同学,常被农民当作知识青年手无缚鸡之力的典型来嘲讽。加上他的性格比较单纯,说话直来直去的,从不会掩饰,因此常常得罪一些同学和队上的人。不过我和他的关系却很好,因为他歌唱得不错,还会吹一手好口琴,后来他也教会了我。每天吃完饭后,我们总是一起坐在房后的大板栗树下唱歌,东生用他的口琴给我们伴奏。每当那个时候我会觉得东生是一个很有才气的人,他那悠扬的口琴声和男中音非常动人。我们在一起无话不谈,大家出去赶场时我也总喜欢和他在一起,甚至还有人认为我和他是姐弟俩。他的家庭经济条件不太好,所以我总是把家里寄来的东西拿给他吃,他有什么事也总是找我商量。

    下乡第二年开始,知青们陆陆续续想办法回城,剩下我们这些家里没有路子的人。集体户里有一个女生,为了回城,和一个有家室的大队干部搞在一起,这件事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可是谁也不敢说,怕得罪了那个农民干部,影响了自己的前程。而直率的东生却傻乎乎地在无意中把这件事说给了其它队上的同学们听。不久,东生被公社莫名其妙地找去,因为他曾在同学那儿借过一只手表来戴着玩,被大队干部怀疑是偷来的,报告了公社。还有一次,他半夜起来上厕所,不小心让照明的油柴燃着了挂在墙上的蓑衣,虽然很快就扑灭了本来就没有燃起来的火,可是这次大队却借这件事给东生上纲上线,说他阶级觉悟不高,差一点破坏了国家和社员的财产,因为这两件事公社让东生写检查。之后,东生没法再在队上呆下去,不久,他父母就给他办理了转点手续,去了老家的一个农村。

    40年过去了,我一直没有遇到过这位我当时的小弟弟。听别人说,因为各种原因,东生在老家一直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妻子比他小十多岁,人很聪明能干。改革开放后,夫妻二人一起回到贵州,做起了猪肉生意。

 

 

    年前的猪肉摊,生意十分红火。我看着那个微笑着喊我的干瘦小老头儿发了呆。这是东生吗,当初那可爱活泼、有才华的小男孩哪儿去了?唯独那厚厚的眼镜片儿告诉我,这是东生绝对没错。他告诉我,这些年他一直非常想念着知青时代的朋友,也忘不了那一段艰难的日子。回来后,一直在寻找我们,后来打听到我父母家现在的地址,才有了我的电话。

    身边的肉摊前一位健壮利索的中年妇女,正在大声地向顾客叫卖着,东生介绍说这就是他的爱人,她很客气地和我打招呼,让我带点肉回去。看得出来她非常能干,生意比周围的摊子都要好。东生说,他们干这一行很辛苦,每天半夜就要起来贩猪,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可以卖六七头猪。不过虽然辛苦,收入还是可以的。现在女儿在省外上大学,需要不少的费用。

    我和东生聊起了互相这些年来的经历,絮絮叨叨地说着说不完的话。可是我看到东生的爱人还在忙碌着,不时需要东生帮忙,将顾客的猪肉加工成肉末、肉丝、肉片,东生在她的指点下,一一完成。看得出来,在这个家庭里,文弱的东生只是强壮的妻子的辅助工。我不好意思打扰,匆匆告辞,邀请东生夫妇改日有空到我家里做客。

    看着东生依依不舍的神情,我好想问他一句话:现在还吹口琴吗?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