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老公的“失落”(原创)  

2009-03-03 17:05:15|  分类: 明月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春节至今已是月余。昨天又是赶场的日子,街上人头攒动,街边摆满了各种农副产品,蔬菜、水果、肉类、鲜鱼等等,甚至各种日用小百货,应有尽有,挤得水泄不通。

   “赶场”是贵州乡村古老的民俗,北方人叫“赶集”、“赶街”,南方就叫“赶场”。“赶乡场”就是指农民们带着各种各样农副产品,从四面八方集中到一个小镇上做买卖,这里的“场”是指“集市”,“赶”就是唯恐落后,怕自己的产品卖不出,急需的商品买不到的意思。

    贵州农村的“赶场”称谓何时形成已无从考证,大家只知道很久以前就已存在了,我们家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所以我对赶场一点也不陌生。特别是在过去,赶场很热闹,它是乡村人口最集中、商品最集中、信息最集中的地方,不过,那时的农民没有多余的钱,也就没有过多的奢求。记得文革后期,批判走资本主义道路,不准农民搞家庭副业,一度也曾取消过赶场。可是农民兄弟们改不了这样的习惯,仍然在星期天集中到镇上来。于是乎商店在赶场天不许开门营业,那时我在商业工作,每逢这一天,领导就让我们挑着货物到城外路边去叫卖,目的是阻拦前来赶场的人们。改革开放后,人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集市上进行贸易了,集市上的内容越来越丰富多彩了。当我们从还粘着泥土芬芳的老乡手里买到土鸡,和还滴着露珠的莴笋,那种收获的感觉,远胜于在高档商店一掷千金。花溪原来算是乡下,现在属于贵阳的城郊结合部,在十几年前在政协会议上,曾有人提出希望取消花溪的乡场,理由是影响了市容卫生,尽管这也是事实,可是不知为什么终究没有实行,花溪的乡场一直保留至今,成为了花溪的又一道亮丽的风景。

    我老公是个“购物狂”,尤其喜欢买吃的。退休后他最喜欢做的事之一就是逛商场、逛超市,且买的东西数量特多,比如水果一次三个品种各买上五斤,一次买菜荤素共十多个品种等,充分展现了他北方男人豪爽的性格。这也是他这个北方大男人和我这个南方小女人在消费上最根本的差异。无论是在自己家,还是去我父母家,我们两人总是两手大包小包地提着,常常累得喘不过气来。不了解我们的人总是说,你们就两个人,买这么多,吃得了吗?老公总是带着无奈的口气说,唉,没办法呀,上有老下有小呀,可是话里却透着那种高兴和得意。就连前不久,电饭锅坏了,我们去商店买时,营业员问要买多大的,他居然说,煮八个人的饭的!天,那可是我们家如今实际人口数的近两倍!

    赶场天当然是他最高兴的日子。每逢这一天,我们俩总是要买猪肉鸡鱼和蔬菜水果等等,给父母买,给孩子们买,忙得不亦乐乎。回到家后,他又抢着干活,做饭做菜,兴致勃勃、乐此不疲。慢慢地,我似乎在家里也退居二线了,我自然也乐得清闲。

    可是这半年多来,情况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自打有了小家庭后,从来没干过家务的儿子儿媳迷恋于二人世界的生活,居然也下起了厨房,还学会了做好几样菜呢,小夫妻从开始的天天来我家吃饭,慢慢发展到一周只到我们这里来吃饭三天,其余的时间都是自己在家开伙;女儿平时住在市里外婆家,周末也总是有朋友同事相邀聚会,顶多回来住上一天。每当孩子们回来的时候,老公就大显身手,做上一大桌菜,于是他们走后,吃残羹剩饭、打扫战场就成了我们老两口最头疼的事。按照现在科学的说法,剩饭剩菜不能过夜,我想倒掉,老公又觉得可惜,不许我倒。出于无可奈何,而又为了不打击老公的工作积极性,我耐心地和他商量:现在买东西很方便,天天可以买新鲜的,我们不要一次买许多好不好,吃不完坏了很可惜的;即使放在冰箱里,冰箱也不是保险箱,也有时间的限制;买东西品种可以稍多一点,但是数量不要多;什么叫物以稀为贵,吃得太多了就倒胃口了,就不好吃了等等。我们俩达成协议:从此菜不要多买,不要多做,不管孩子们是否回来,都是自己家里人,不必做得太多。不过老公总是不习惯,也许是人的本性难移吧。但经过了我多次反复的、苦口婆心的“开导教育”,尽管对于我的理论,老公仿佛似懂非懂,不过总算是在勉强执行我的“指示”了。

    昨天又是赶场。我俩锻炼回来,走过集市,老公看着肉摊上的猪肉、活蹦乱跳的鲜鱼很想买一点,我告诉他,家里冰箱里还满着;看看地摊上的各色诱人的蔬菜,可我想了想,今天晚餐蔬菜还有好几样呢,还是先别买了,吃完了再买;水果摊上小贩大声地向我们叫卖着,于是我们就买了几斤苹果和几斤桔子。没什么可买的了,我跟着他在小百货市场逛了好几圈,都没有我们需要的东西。回家吧,我对老公说。老公提着手里那不大的、装菜的布袋,无奈地说,好吧,回家。

    看着老公那种似乎失落的神情,我想,人啊,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上班的时候,总是想清闲一点,现在真的清闲下来了,却又会觉得不习惯。儿女们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而我们却好象是失业了,可是这是客观规律,年年代代都是这样过来的。只要他们过得好,过得快乐,也是我们最大的幸福了,难道不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