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冬日奇遇(原创)  

2010-04-08 15:47:52|  分类: 身边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可是每当想起它来,心里总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不知是疑惑,还是感叹......

       那是半年前的一个上午,我和老公晨练回来,和往常一样,两个人的手里都提着大包小包的菜。刚走进小区门口,看见前面有一个瘦小的老年男子向我们迎了上来,我下意识地往身后看看,身后没有人,那他应该就是在向我们打招呼了。

      “小陈,我找了你好多次了,你真难找啊!”

      “你是?”我疑惑地看着面前似曾相识的这个人。哦,想起来了,这不是我在**局工作时的同事余科长吗?那时的余科长胖胖的,挺着将军肚,戴一副近视眼镜,一头自然卷曲的头发,谈吐风趣,还写得一手好书法,相貌气质不错。近二十年过去了,进入老年的他居然变成了这么一个干瘦小老头儿。

        还没等我来得及说话,余科长脸上露出一种焦急的神色,说:“小陈,我今天从市里到花溪来参加退休人员座谈会,在车上钱包被偷了,现在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连家也回不了了,你帮帮我吧。”

       “是吗?现在的小偷太可恶了。”听了他的话,我的心里顿时升起一种怜悯和酸楚之感。此时此刻,我在痛恨小偷的同时,仿佛觉得昔日的同事,如今变成了身无分文的乞丐,要饭要到了我的家门口,我能眼看着不帮吗?我没来得及多想,就让老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都掏出来,送到余科长的手里。

      “你快坐车回去吧,说不定家里人都等急了。”我对他说。

        我看他慢慢吞吞地把我老公给他的200多元钱放进夹克衫的内袋里,脸色比刚才好多了。但是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对我说:

       “小陈,我听说你搬家了,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了你现在的住址。我来这里找过你好多次,今天总算是找到了,我想上你家认个门去。”

        既然老同事这样说,我当然只有热烈欢迎了。于是我和老公热情地请他到我们家里。正是午餐时间,我边和他聊天边包着荠菜肉馅馄饨招待他。

        从聊天中得知,比我大10多岁的余科长退休后,虽不是公务员,也享受着行政干部待遇,工资不低,加上老婆也有退休工资,老两口日子过得不错。他们卖了原先在花溪的住房,另在市里买了一套房子定居了。       

        馄饨很快就上了桌。余科长吃饱后,又恢复了当年的谈笑风生,他幽默风趣的谈吐,使我看到了从前的那个他,只是他的眼睛里偶尔会闪过一种原先没有的呆滞神情,使我感到陌生。当聊起他擅长的书法,余科长仍然如当年一样兴致勃勃,说现在市老年大学还邀请他每周去教几节书法课,一节课报酬就是几十元。还说改天一定要写一幅字裱好了送给我。他仔细地把我家的电话和我的手机号码记在一个小本子上,并向我打听其他老同事的住址和电话,说有时间来约我一起去拜访昔日的老同事们。

 

        他走后, 老公说了一句让我吃惊的话:“这个人就是个骗子,要不就是精神有问题。你信不信,那200元绝对不会再还你的。”

      “不可能吧,你别乱说,他是我同事,人家多可怜呀,钱包被偷了,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我说服老公,也在心里安慰自己。

        “可怜?幸亏我们身上只有买菜那点钱,如果还有多的,你是不是让我都给他呀?我们家里还有,你怎么不全部拿给他呀?”老公讽刺我说。

        这本是一件平常的小事,可是听老公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里面有点不对头。钱包被偷,这是偶然,可为什么找了我许多次呢,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也许真的是受骗了,我这个头脑简单的傻瓜......

       不能再让别的同事再上当了。我这样想着,一一给同事们打电话。

 

      “-------别上当?你说得太晚了,我已经上当了。半年前他到我家来,说是来开会,在车上钱包被偷,向我借了几百元钱,这么久了都没还我。”同事李姐气愤地说。

       “-------我搬家到这个小区,老余打听到后,天天来找我,我听人说他到处骗钱,就躲着他,他还向小区的门卫打听我的电话。”刘阿姨告诉我。

        “-------老余到我的饭馆里来过好多次,每次都吃饭不算,还向我借过好几百元钱,后来遇上再也不提还钱的事。”退休后在郊区开饭馆的老王说。

         有人说,他根本没在什么老年大学上课,也早就不写书法了。他经常在外面游游逛逛的,常常从市里逛到花溪,说是开会。单位老同事们的家里他大部分都去过,而且总是一个模式:说来开会,在车上钱包被偷,都向人家借了钱,而且从来都不还。

        至于他的行骗,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经济条件不错,衣食无忧,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有人猜测说,他老婆对他控制得比较严,拿不到零花钱,还有人说,他好象是精神上受了点什么刺激......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