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东方”情结(原)  

2011-10-21 17:40:46|  分类: 明月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东方”情结


 在看一部历史大片时,一句台词深深吸引了我:“到上海南京路东方饭店开会去!”
    此刻,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东方饭店”这四个字,重重地打动着我的心扉,我虽然没在这里生活过一天,它却是我多少年来魂牵梦萦的地方。我的家族曾在这里生活,这里本来也应该是我的家。
    在上海市人民广场东侧,林立的高大建筑群中,一座古典欧罗巴建筑风格的七层大楼至今依然令人嘱目,它曾经是上海市的标志性建筑,半个多世纪前,这里叫做“东方饭店”

    上世纪30年代,我爷爷经营的东方饭店十分红火,是上海滩上很有名气的一家旅社。爷爷没有很高的学历,却是位脚踏实地、善于经营的企业家。东方饭店以经营旅社业为主,附设餐厅和娱乐设施,内有两间戏院和一间书场。我的父亲是这个家庭的独生子,解放前夕,毕业于复旦大学金融系。
   
我的奶奶出身在上海的一个书香门第。然而在封建社会里,即使是这样的家庭,也要遵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所以奶奶没有上过一天学,奶奶是位典型的贤妻良母,是爷爷的贤内助。
    由于种种原因,东方饭店在经历了它最辉煌的岁月之后,走向了萧条和落魄 上世纪40年代末期,我的爷爷生了一场大病,刚从大学毕业的父亲没有经验和能力来经营和管理这么大的一个产业,以致资不抵债,无奈只好将它出给了别人。风云变幻,岁月动荡,我的母亲怀着我寄宿在亲戚家里,我就是在这样动荡的岁月里来到了人间。后来我们一家搬到了上海一条比较偏僻的弄堂里居住。
   多少年来,我深深地怀念我的祖父祖母,怀念我幼年时代的家,尽管这一切离我已经非常的遥远了,我的“东方情结”却永远挥之不去。
    我记忆中的爷爷,虽不高大魁梧,却是一位非常善良慈祥的老人。从我记事开始,就知道他特别喜欢孩子,喜欢种花,还喜欢听苏州评弹,喜欢把家里收拾得非常古朴整洁。他总是穿着一身白色的、带布纽扣的中式服装,每到过年的时候,爷爷在家里的客堂间里挂满了祖先的画像,祖先们都是清朝人的装饰,这些漂亮的服装,看得我们孩子的眼睛都直了。新年快到时,爷爷喜欢在水仙花的茎上贴上红纸条,还摆上梅花等冬天的花,家里处处洋溢着浓浓的新春气息。
    我相信命运,因为爷爷奶奶的晚年是很不幸的。60年代初,我的父母带着我,远远地离开了黄浦江畔,到当时偏僻的贵州高原安家落户,一走就是整整50多年。年迈体弱的爷爷奶奶守着空窠,过着孤单寂寞的生活。
  
一次,爷爷看见家中院子门口横着一根木棍,担心孩子们踩上绊倒了,于是走过去想把那根木棍捡起来。可是木棍没捡到,自己却摔倒在地,造成股骨粉碎性骨折。由于家里当时的处境,没有条件治疗,从此就只能弯着腰靠移动凳子一步一步慢慢地挪动着行走,这就是当年辉煌一时的实业家悲惨的晚年生活。
     不久,白色恐怖骤然袭来。两位老人理所当然受到了冲击。爷爷被拉到院子里批斗。他只是一个生意人,可是他们却一定说他有枪,逼他交出来。这简直不可思议,一个生意人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经过多次对爷爷的批斗,也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于是把家里的院子挖得稀烂,还到弄堂里的那口井里去捞,尽管如此折腾,也仍然一无所获。

    卧病在床的奶奶看到爷爷被逼跪在院子里,挣扎着从床上起来,要去替爷爷罚跪,被他们一把推倒在地。不识字的奶奶面对恐吓、辱骂和皮鞭,却毫不惧怕,试图以自己柔弱的身躯来保护爷爷,之后,奶奶又急又气,一病不起。弥留之际,一向相信命运的奶奶说,现在老伴和儿子都正在受难,希望老天爷把家中所有的灾难都降临在她一个人身上,保佑家人度过难关,她愿意为了家人的安危牺牲自己的生命。奶奶就这样安然地离开了人世!

    当时身为反动知识分子的我的父亲和母亲,在混乱年代自顾不瑕,无法尽孝。爷爷这位善良慈祥的老人晚年生活极其凄凉悲苦,甚至去世时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
    从小到大,我是爷爷最钟爱的长孙女,我在爷爷奶奶的慈爱下长大,爷爷经常鼓励我努力读书,给我讲过许多家族的故事和历史
,还曾经把一本红色封面的厚厚的《家谱》亲手交给了我。可是不幸这本《家谱》在动乱中被我无奈地毁掉了。
    几十年里,我曾去过故乡多次,每次都会去“东方饭店”看看,
我和我的孩子们常常在那里伫立和沉思。尽管现在那里已经是上海市的大型机关所在地,和我们家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但是它却记载过我们这个家族的兴衰荣辱,记载过不可磨灭的历史,我们是不会忘记的。
    时代的变迁,岁月的沧桑,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如今,我亲爱的爷爷奶奶早已在九泉之下长眠,作为东方饭店的唯一继承人,我的父亲,也葬身在了云贵高原的异乡。而本应该是实业家族后代的我,却在异乡磋砣了自己的整整一生。
         此时此刻,我仿佛看到一双双慈祥的眼睛,正在关切地注视着我,那是我亲爱的爷爷奶奶的眼睛。我唯有虔诚的祈祷:愿你们的在天之灵安息!

                                (下图来自网络)
    我的“东方”情结(原) - 明月依旧 - 明月依旧(这是我的爷爷奶奶)我的“东方”情结(原) - 明月依旧 - 明月依旧我的“东方”情结(原) - 明月依旧 - 明月依旧    

(这是我三岁时的照片)我的“东方”情结(原) - 明月依旧 - 明月依旧
 我的“东方”情结(原) - 明月依旧 - 明月依旧(1991年,我和女儿在故乡。)
我的“东方”情结(原) - 明月依旧 - 明月依旧(2007年秋,故园)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