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曾经的故事(原创小说)  

2012-04-18 12:12:01|  分类: 身边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曾经的故事

 

听到R的死讯时,伊雯雯的心居然出奇的平静,就象一湖没有一丝涟漪的水。

       雯雯静静地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无情?不管怎样,R也是自己一生中曾出现过许多次的男人。此刻,她仿佛听见一个声音在耳边对她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不知你会到我的坟上去看看吗?

      这是她人生中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许多年来,雯雯从来未曾向人诉说过,解释过事实的真相。她不愿、也不屑去诉说和解释, 现在,是到了该说的时候了吗?

 

       40多年前,伊雯雯还是一个单纯的女初中生。长得苗条清纯,却轻而易举地拥有优秀的学习成绩。单纯加优秀,漂亮加上优越的家庭环境,使她成为了不少男同学崇拜的对象,和个别女同学妒嫉的目标。

       有一段时间,班上的一位男同学在放学的路上似乎总是与雯雯偶遇,于是他俩常常同行,路上他总是对她谈一些关于政治上要求进步的话题。之前,雯雯对这位同学的印象一般,作为三年的同窗,她知道他是个活泼外向的人,平时爱说爱笑,喜欢文娱活动,吹得一手好笛子,他那优美的男中音独唱也得到大家的赞赏。记得那次班上去农场劳动,联欢演出时他一个人几乎包下了大半的节目,他唱的那首《乌苏里船歌》的确很优美动听。不过他不是成绩好的那一类,而且雯雯觉得他似乎过于招摇,有点喜欢出风头。

       这个同学就是R。     

       同行的时间长了,雯雯觉得这位同学还是有许多优点的,他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而且很健谈,性格乐观开朗,充满了活力。初中就要毕业了,班上的同学们纷纷拍照留念,互赠礼品。终于有一天,R向伊雯雯提出希望能送一张她的照片给他。

      这本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这段时间班上的同学之间都在互赠照片。于是雯雯很爽快地把自己的一张一寸的毕业照片送给了R。然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件事却给她带来了几乎一生的烦恼。

        没有多久,一天,R送给雯雯一张样板戏的戏票。到了影院,雯雯才发现只有R和她的座位相邻,而且没有别的同学,她感觉很别扭。这件事后,雯雯自然地和R保持了距离。

        初中毕业前夕,文革到来了。这不仅彻底摧毁了雯雯的读书梦,还把她推上了时代的风口浪尖。以前因为她的学习成绩好,各科的老师都喜欢她,在课堂上常常把她作为同学们学习的榜样。这件事文革中被说成是老师执行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具体体现:歧视工农子女,重视伊雯雯这样的资产阶级后代!伊雯雯被说成是修正主义的苗子、走白专道路的典型。一次,班上的造反派要伊雯雯作为班上出身不好同学中的典型,写一篇与反动知识分子的父亲划清界限,以及批判老师的发言稿,并说,是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一边,还是站在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一边,要看她自己的表现了。

       班上一些早就对伊雯雯妒嫉不满的同学幸灾乐祸,等着看伊雯雯的好戏,有的趋炎附势,想趁机整一下伊雯雯。这件事给雯雯的压力很大,她很害怕,而且从内心来说,她实在不愿说违心的话来辱骂自己一向崇拜的父亲和敬重的老师们。那天晚上从学校回家的路上,R意外地来到了她的身后。这时,他已经是班上的红卫兵负责人了。

       在伊雯雯最无助的时候,是R给了她极大的勇气。看了雯雯写的批判文章后,他觉得写得不错,很诚恳,对家庭认识还是清楚的。说这篇一定能过关,还鼓励她好好表现,彻底和家庭划清界限,并说,如果明天的会上有人故意和她过不去的话,他一定会站出来帮她说话的。

       第二天,当她在班会上读了自己写的批判文章后,大家反映却很不好,都说她是避重就轻,对反动父亲和资产阶级教育路线还是留恋的,根本没有恨,象她这样的人就是资产阶级的接班人,应该受到严肃处理。同学们的发言论调基本一致,看得出来是有人早就定了调子的。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无助至极的伊雯雯,心里充满了委屈和恐惧,悄悄地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R,希望他能帮自己说句话。然而,让伊雯雯没有想到的是,R居然也作了指责她的慷慨激昂的发言,和他那个晚上说的话完全不一样。

       之后,伊雯雯对R失望地离开了,尽管他向她作了许多次似乎很诚恳的解释:他之所以那样做也是出于无奈。

       不久,上山下乡的风暴来临。伊雯雯这样的条件无疑是没有选择的:只能到学校安排的最偏僻的农村插队。一天,R找到了她,说是给她找了一个近郊的地点,那是他家亲戚所在的生产队,准备让R、雯雯,还有R的表姐和表姐的男朋友四个人一起到那里组成集体户。

      这太离谱了,伊雯雯认为绝对不合适。于是毅然谢绝了R的好意,匆匆地跨校去了另一个边远的农村。

      下乡半年后,伊雯雯和同学们去了水利工地劳动。一天,R居然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她的面前。他从几百公里外的省城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县城,翻山越岭来到生产队看望雯雯,给她带来了许多食品和生活用品,了解她的生活和劳动情况,对她关怀备至,雯雯不由得对这位同学产生了感激之情,并留他和几位男同学一起住宿。

       在雯雯所在的集体户里,R和她及她的同学们相处了一个多星期。这一个星期里,经过接触,雯雯对R有了稍多一些的了解,感觉到无论是性格、爱好、思想和家庭背景,两个人都有着很大的差异。虽然R一再激动地向她表示对她的爱慕之情,说要爱她一辈子,还说自己正在办病退回城,如果雯雯同意的话,也准备帮她一起调回去。但是雯雯明确地告诉他,他们两个不是一个类型的人,她对他的关心和帮助很是感谢,愿意和他作为好同学、好朋友,但别的真的是不可能的,至于回城的事,也就不麻烦他了。 

       之后的日子里,R一直不间断地给雯雯写信,还去了她省城的家里,看望她的父母。尽管雯雯多次表示对他的拒绝。   

      一年后,R从知青点调回了省城。有了工作的R常常来找雯雯,不过却常常吃闭门羹。此时,雯雯已有了她的初恋,她和男友两个人性格相投,感情十分融洽。知道她恋爱后,R找到她的男朋友,要他放弃,还去找了他的家人,说如果他不放弃的话,他就要找人来报复他。一天,他趁雯雯和男朋友在一起时,来到她的家里,耍出一副无赖的样子,要雯雯作选择。雯雯拉下脸来,明确告诉他说,请他离开,她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不欢迎他来!

        R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在雯雯家的楼下,他站了很长时间,久久地凝视着雯雯家的窗口。

        雯雯回到农村后,R一封又一封地写信给她,措词情真意切,有时激动,有时伤感。使雯雯更为反感的是,R找了她最好的女同学,拿出当年雯雯给他的那张小照片做文章,请同学帮忙,劝雯雯接受他。他编织了许多动人的美丽故事,说他和雯雯在农村曾经如何如何相爱,如何如何心心相印,因为雯雯现任男友的介入,才使她抛弃了他。说得十分动情。这让雯雯对他从原本的不能接受变得十分厌恶,觉得他侮辱和伤害了自己。

      因为种种原因,雯雯最终没能和初恋男友走到一起,其中不能说完全没有R的原因。

      都说时间会冲淡一切。十几年流水般地过去了,R的影子几乎完全地被伊雯雯在心里彻底遗忘。

      中年的雯雯终于调回到到了省城工作。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她正从电大上课回来,一辆自行车停在了她的面前,笑呵呵地看着她的正是多年没见了的R!

      仿佛他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R告诉雯雯说,这些年一直没有停止过打听她的消息,知道她回来了,很是高兴。一个星期后,R无所顾忌地来到了伊雯雯的办公室,他一遍又一遍地向她诉说这些年来他对她的思念之情:自从她和他分手后,他伤心欲绝,几乎走上了绝路,曾经有几年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后来才比照雯雯的样子找了现在的妻子成了家(之后雯雯听同学说,R的妻子长得又矮又胖,和雯雯没有一丝相似之处)。他还去了雯雯家拜见了她的父母,向他们诉说,他和雯雯过去曾经相恋,而他这些年一直是想念着她的,弄得雯雯的父母啼笑皆非,雯雯父亲态度明确地告诉R,不管你们过去怎样,现在大家都是中年人了,而且各自都有家庭,你不要再去打扰她了。

       一晃又过去了好多年。雯雯的第一次的婚姻结束了。知道这个消息后,R第一时间来到雯雯的身边。此时,他也是单身。他故技重演,用许多年前同样的方法找了雯雯最好的朋友,让她们再一次帮助他成全他和雯雯。雯雯的好朋友直接了当地对R说,我们大家都是同学,都很了解你们,伊雯雯年轻的时候都没有选择你,现在你们俩是更不可能的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在伊雯雯没有参加的初中同学的聚会上,R向同学们大讲他和伊雯雯的故事,说得十分真切动人。他仿佛变成了新一代的男“祥林嫂”,逢人必絮絮叨叨地诉说,以至于让一些不了解情况的同学被他那凄美的故事所打动。有的说,几十年来,R对伊雯雯苦苦追求,真心实意,这种感情太不容易了,伊雯雯太无情。甚至还有同学来找雯雯,希望她考虑一下R这个人,与其找一个不认识的人重组家庭,不如考虑一下老同学,毕竟是知根知底的。可是雯雯实在是无法接受他。一想到他多次在她的好友面前,甚至班上一般同学面前,一次次地编造谎言,她就会感到无比的厌恶,觉得他是侮辱了自己。虽然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然而伊雯雯却不想就此事向同学们作任何的解释,孰事孰非,自有公论!

       以后的日子里,R多次来到雯雯工作的单位找她,雯雯一次次躲避他的纠缠,而他依然执着,锲而不舍,每次都是西装革履,往往一个人在楼下一等就是几个小时。有一段时间里,雯雯每天中午下班一到家,R的电话就会不期而至,让她无可奈何。她常常想,难道就因为16岁那年,给过他一张小小的照片,就要她付出一生的代价吗?

        在电话里,R用各种各样动人的语言打动雯雯的心。

      “我一生这么执着地爱你,为什么你就这么狠心,难道我在你的心目中一点位置也没有吗?”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不知你会到我的坟上去看看吗?”

        当时中年的R,虽然已在国家公务员的位置,却已患有多种疾病。

        一别又是十余年。听有的同学说,近年来他身体状况很坏。

        他终于走了,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却毕竟年轻了些。

        此刻,伊雯雯真的不知该如何告慰死者。她不能违背自己的内心,从她一生来说,心里确实没有留下过他的一点点痕迹。

       即使岁月能重来,她也只能如此。

       不管怎样,愿逝者安息......这也是伊雯雯唯一能说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10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