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诗歌(转载)  

2013-06-26 10:53:48|  分类: 转载图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挚友沈竞雄先生,网名“意象的狩猎者”,是杭州一位小有名气的诗人,最近他的诗集 即将出版。本人在衷心祝贺之际,应一些朋友的要求,在此将意象老师个人的一篇文字及网友疾风先生对老师诗作的评论转载如下,以便大家对老师更多的了解。

 

 

  迟暮之年,我终于回到西子湖边。无所事事的我,曾一度沉溺与朋友们喝茶、聊天、打牌......渐渐地,我有点厌倦了,也觉得对不起库存越来越少的时间。
       一个秋日的黄昏,我独坐湖边。波光和云块,在晚霞中变幻着瑰丽的色彩。我出神地望着,情不自禁发出赞叹:真美!起风了,一片发黄的梧桐叶掠过我的耳际,飘落到我的脚边。当我回过神来,无意识地检起那片落叶的时候,夕阳正吻别西山,天空和湖面渐渐变暗......募然间,我仿佛听见----落叶对落日的诉说:              
       落日,
       我羡慕你。
       只有你,
       明天又会升起。
       我在学生时代就喜欢诗。我还记得,我写的第一首诗的开头一句是“我爱我的破钢笔”,全诗从句式到内容都是模仿普希金的。当我趁午间把这首诗抄上黑板的时候,居然受到大家的喝彩和称赞。从同学们称我“诗人”的那一天起,诗歌就成为我最好的朋友。它和我一起憧憬未来,一起咀嚼甘苦,以至一起搏击风云……只是是在后来的漫长岁月里,由于现实给了我太多太重的磨难,使我心如枯井雅兴全无,也就与诗歌这个圣洁的老朋友日渐疏远,以至彻底分手。
       从独坐湖边感受落叶诉说那一天之后,我渐渐疏离茶室和牌桌。朋友们很纳闷,说我怎么一下子变得离群了呢。是的,我越来越喜欢独处。常常随身带一支笔几张纸,独自去湖边,独自去街巷,独自去郊外……我自由自在地独自漫步,当意象邂逅灵感,我被一行行蹦跳出来的诗句惊喜不已,忘记了不少老年人难以打发的时间,甚至忘记自己置身的浮躁世界。
       久违了几十年之后,学生时代最好的朋友回来了!晚年有这个朋友陪伴,我变得安宁而又趣味盎然。不知不觉中,飞进我书桌抽屉的小诗已几百首了,而且还在继续增加之中。我心里乐滋滋的,仿佛把它当作一种成就。最后,我要把它们全部送给我的女儿。让她知道,她的父亲虽然清贫,却并非一无所有。

                                                                                                       意象的狩猎者

                                                                                                                             2013.06

                                                                                                              

 

                                    [转] 疾风评诗之意象的狩猎者短诗选评


 

◆无声的对话

 

翠柏和石碑,

耸起一片肃穆。

 

站着的

向躺着的,

诉说疲惫和孤独。

 

过去时

向现在时,

展示安谧的归宿。    [转] 疾风评诗之意象的狩猎者短诗选评


 

◆无声的对话

 

 

    简评:这首短诗的立意高度是显然的。“无声的对话”是生者和死者的对话,是此岸与彼岸的对白,是一次对生命的深度反思。整首诗分为三小节,形式结构上比较匀称,内容的层次上由表及里,逐层递进。

    第一节用两个古典、沉静的意象“翠柏”和“石碑”切入,给读者以生命的庄严感。“翠柏”属于一个古典文化的原型意象,杜甫的《蜀相》中有“锦官城外柏森森”,柏树是一个象征生命恒久不凋,精神长青的具象,能唤起读者的文化认同感。“石碑”则是一个典型的生命象征符号。作者用“耸起”一词,表现了对生命尊严的敬畏。

第二节延伸至内心的情感波动和生命思悟。回望自己走过的风风雨雨,有风暴,也有彩虹,有微笑,也有泪滴。偶然感到疲惫也是一种弥足珍贵的生命体验。一个人在“灵魂与肉体”分离之前,站立着才是完整意义上的生命存在,生命的过程可以让我们去体验酸甜苦辣,对于躺着的远去者,除了寄托我们的哀思,往往也会诉说自己在尘世积久的苦痛,但这些都是短暂的。当我们想到那个永恒的归宿时,一切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所以很自然的我们能体会到作者第三节的“过去时/向现在时/展示安谧的归宿”。时间的单向性决定了生命是一条线段两个端点的部分,去热爱它,投入到广阔的生活天地,才无愧于仅有的一次生命。当然,也可以延伸解读到“生夏花之殉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的生命哲思,超越了死的恐惧才能更加执着生的信念,终至“生死如一”的顿悟。最后一节是形而上的彰显,也是这首诗不可磨灭的闪光点。

 

 

◆林中静静的湖

 

再宁静的湖面,

有风也会泛起涟漪。

你处子般圣洁,

连率性惯的风儿

也不轻易惹你。

 

也许

只有深层的鱼,

才能听到,

湖底的叹息。

 

    简评:这是一首清新的抒情诗。语言细腻而充满童趣,但又直达生活的感受,不流于描摹本身,也不单是直接的抒情。给读者审美的体验和精神层次的思考。艺术手法上主要是拟人和象征。“静静的湖”这一中心意象象征了一类精神上独立的女性,尽管她们同样有女性发自天性的温柔和美,泛起情丝的涟漪,但圣洁的心是不容玷污的,恰如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作者第一节是正面褒扬,但第二节来了个反转,一个“也许”,融入了作者本身的猜测和体悟,在圣洁的心灵背后,坚守着精神纯真的那颗心同样也有着深深的孤独,那种孤独时不易被发现的,更是不想表露出来的,只有“深层的鱼才能听到“。此处“鱼”这个意象的出场也表达了一种知音难觅的淡淡愁绪。湖与鱼,彼此依存,互相交换着心声,这是一种多么美妙的心灵的音符。

 

◆徒劳的雪

 

飘飘洒洒,

想用

无声的博爱,

给大地的每个角落

奉献洁白。

昨晚

连那个垃圾场,

也披上婚纱。

 

哎呀

还不到一昼夜,

这位才披过一身圣洁的新娘

怎么又变得

如此丑陋如此肮脏?

 

哦——

她的头顶上,

有一个看不惯乔装的

太阳。

 

    简评:这首短诗可以读成是一首哲理诗。形象可感的描摹背后道出了一个真理:凡是虚假的流于表层的东西终不能长久,那些暂时的掩藏只会欲盖弥彰。真理的光芒是不可阻挡的。一切谎言和谬误最终暴露在“太阳下”。这首短诗的可贵之处在于哲理的嵌入是高妙的。作者选了一系列切合的意“雪”、“垃圾场”、“婚纱”、“新娘”、“太阳”很好地承载了这个深刻的哲理。其中把雪落在垃圾场上比作“披上婚纱的新娘”是大胆而新奇的想象构建出来的,让读者在感受美的同时去思考,为第二、第三节层层剥笋式的剖析也做好了铺垫。这种通过把丑的东西美化在暴露出丑来揭示真理的表达思想是很有新意的。另外,叹词“哎呀”、“哦”使用为推进情节的展开和哲理暗示增添了几分趣味。

 

◆早已准备

 

秋天

为了心中的歌,

我与一支烟一起

常在意象的林子里漫步——

捡落叶

采蘑菇

找野果......

也一直没忘记

拾柴禾。

 

为了冬天,

让继续唱歌的我

有温暖的炉火。

 

    简评:这首诗的动人之处是呈现内心的执着和坦然。尽管作者已步入人生的黄昏,但仍跳动着一颗火热的心,热爱生活,热爱诗歌,热爱自然中的一草一木,心灵的花园里仍旧芬芳迷人。题目《早有准备》是对全诗的一个总括。艺术手法是娴熟的象征。第一节开头便写道“秋天/为了心中的歌/我与一支烟一起/意象的林子里漫步”寥寥数句,既描写了作者的生活状态,也勾勒出一幅金秋漫步图。作者点燃了一支烟,在想象的林中漫步,狩猎意象。接下来并列的三组词“捡落叶”、“采蘑菇”、“找野果”,以实写代虚写,真实可感。落叶、蘑菇、野果。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东西都可以在作者诗心的点化下“画龙点睛”、“点石成金”,获得审美的生命价值,也给作者的内心一份无上的愉悦感。“一直没有忘记拾柴火”这是一个独具创造力的细节。“柴火”这里可以象征很多,比如亲情爱情友情,比如书籍等精神食量,还可以是某种精神动力和生命信仰等,总之,作者源源不断地在储存。“为了在冬天继续唱歌的我,有温暖的炉火”,这一节作了鼓舞人心的解释:作者仍要继续为精神的世界歌唱,要有足够的柴火度过困境,点燃生命的火焰,放出灿烂的光芒。

 

 

◆逗号

 

2010次列车,

准时抵达终点的站台。

途中下车的人,

都已安然回归。

多数乘客

仍要风尘仆仆

带着梦想和疲惫,

继续往

向西的路上赶.....

 

    简评:题目《逗号》是一个很有内涵的意象,小巧而充满审美张力。逗号是一个小的停顿,但没有终止,也不会终止,象征着人生的继续前行。整首就是围绕着题目展开,把人生比作一次旅程,每一个站点都会有不同的旅客上上下下,即使有疲惫但也要坚持着梦想,执着地走到人生的终点。相比较而言,这首新意上不够新,没有第一首的审美空间开阔。



    疾风评诗之意象的狩猎者短诗选评(二)

●淡淡的月色

 

你披着云的轻纱

徘徊在静谧的夜空。

那么远,

那么朦胧。

 

淡淡的光

悄然拥入我的怀中,

轻吟你的柔和。

 

别说,

什么也没有给我。

你总是给我一个

橄榄的梦。

 

疾风简评:这首诗阅读的感觉是柔和、温婉,主要表现手法是拟人,能拉近月色与诗人内心、与读者的审美距离。月色无言,作者有梦。亮点在结尾“橄榄的梦”这个意象上。“橄榄”作为一个原型意象,象征意义很丰富,比如和平、成功、荣誉、希望等。一个“橄榄的梦”在内心深处有一种平静的喜悦。绿色的橄榄枝在梦中延伸,伸向星空,伸向月色皎洁的梦。与此同时,我脑中情不自禁浮现出三毛写的那首歌词《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整首值得斟酌的是“的”字的分布和调整,譬如“悄然拥入我的怀中”中“的”字是可以删掉的。

 

 

●不仅仅是....

 

静静的夜

发出温柔的指令,

让疲惫的肢体

开始休息。

 

不听话的

思维,

却常常阳奉阴违

潜到一个朦胧的谷地

依然低低地飞...

 

难道

它只是想

和轻轻的呼吸一起,

为熟睡与长眠

作出区别?

 

没有梦,

真的就是死去......

 

疾风简评:“我思故我在。”读完这首诗,我想到了笛卡尔的这句哲学思辨。思维在朦朦的谷地低低地飞,这是思想的火焰仍在燃烧着。最后的那句反问不仅是作者对自己内心的追问,也为读者打开了一个思考的空间。“熟睡和长眠”既实指,也有虚指。身体的休憩和思想的不屈是两个相反相成的生命状态。而人生,正是在于如何在这两个状态间找到自己的平衡。

语言朴实,但是用词不悬浮,力求字字有所指。略缺少些陌生化技法。

 

●我和四个女人

 

第一个女人,

给了我生命。

第二个女人,

给了我家庭。

第三个女人

延续了我的基因。

第四个女人,

奶声奶气走来了

除了给黄昏增添笑声

还用胖嘟嘟的小手

授给我一个人生的

高级职称。

 

灵魂

也许有时候在悄悄拷问,

可我确确实实

感谢她们。

 

疾风简评:这首诗是很值得赏读的。诗歌是一种新发现。从熟悉中找出陌生,从无意义中挖掘出意义来。这首诗就做到了这一点。和四个女人的关系,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人都是淡忘的,至少浑然不觉,因为这一切太熟悉了。但作者捕捉到了,并且用凝练的语言表达了出来。四个女人依次是“母亲、妻子、女儿、外孙女”,仿佛是作者人生的列车,一节串接着一节,延伸出饱满的岁月。 

“高级职称”这个词独具诗心,借代手法的运用令我眼前一亮,感受诗人那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和幽默感。第二节是延伸的部分,当作者拷问自己的灵魂时,也许是思绪万千的,酸甜苦辣都尝遍了,剩下的只有一颗感恩的心。这是一种不易抵达的人生境界。

 

●有鸟窝的老柿树

 

被剥光衣服

光秃秃的枝杈,

沉默着

不与寒风说一句话。

 

你全身

冻得乌黑

微微颤抖着,

却依然用尽筋骨

高高举托起一个会飞的

生命之家。

 

尽管你明白,

你和这个家

没有一丝相同的血脉。

 

尽管我明白,

你也从来没有过

飞翔的梦想。

 

疾风简评:不得不再次赞叹诗人细腻的观察力和敏锐的捕捉能力。柿子树上的鸟窝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作者从中发现了不寻常,找到了隐藏在其中的诗意。这种发散思维和物象的关联能力是需要长期的训练才能获得的,或许有天赋。从鸟巢到柿子树,从柿子树到家,从家到飞翔,这是一个逐层递进,不断追问的结构。

 

这首诗的可贵之处还在于融入了细节的真实:“被剥光衣服/光秃秃的枝杈/沉默着/不与寒风说一句话”,颇有“挑逗的激情”。

 

第二节“你全身/冻得乌黑/微微颤抖着,/却依然用尽筋骨/高高举托起一个会飞的/生命之家”细节更加逼真。“乌黑”是色泽的描写,“微微颤抖”那是西北风在摇动枝干,动作的描写;“高高举起”在动作中融入了精神的刻画。这种无私和博爱令我们不禁心灵一震,“众生平等”,诗中渗透了佛教的这一思想,也映射出作者内心的博大。

 

后两节是进一步的展开和补充,仿佛是层层剥茧式的“坦白”,具有侦探小说解开谜题的功效。但如果为一首诗的凝练和留白考虑,似乎最后两节可以砍掉。那些关系是隐藏的,但也是显在的,不同的读者可能会同的层次。取舍也是个两难问题。

 

 

●年味

 

你的浓,

早已丢在童年。

 

甘蔗,

越嚼越淡.....

 

岁月,

对此作出评点:

这正是

成熟的感叹。

 

疾风简评:这首诗对于从那个时代走过来有过亲身体验的人会产生共鸣,而现在的年味变淡则是多重因素造成的问题。“甘蔗”这个意象是源于亲身体验的。越嚼越淡,很形象。

 

●常态

 

刚掸掉

翅膀上的风尘

来不及慵懒

 

来不及回味温情

宿命

又催那些鸟儿

匆匆启程

 

山林

重归寂静

留下的是一堆堆

节日的灰烬

 

疾风简评:这首诗语言没有难度,但却是耐读的。生活中的常态才是生活的根基。没有那么多的轰轰烈烈,也没有那么多的凄婉哀绝。更多的时候我们在忙碌中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像希腊神话“西西弗斯式的宿命”一样,我们在搬运巨石上山中走完了自己的生命历程。活出本真的自己,永远是一种至高的精神追求。“山林/重归寂静/留下的是一堆堆/节日的灰烬”。对于一个不思考死亡的诗人来说,他的诗始终是浅薄的。作者在这里直面了这一人生的大难题,“万物复归于静”,也许道家顺其自然的思想能给我们的心灵几许的安慰和启示。

这首诗的魅力在于立意的深刻和举重若轻的技法。整体上是象征性的。

 

●一条龙

 

哲学家,

用沉思

制造逻辑。

 

小说家,

用虚构

贩卖情节。

 

诗人,

用意象和奔流的血液

供给人的灵魂

最美最有震撼力的

消费

 

疾风简评:恕我直言,这首诗直接说出的多于需要感受的。世界是参差多态的。诗歌是一种特殊的需要。这首诗的美比较单薄。建议修改。

 

●溪流

 

不知不觉

已经一起赤足,

踏进一条

未曾命名的溪流。

 

溪水不急,

却很暖。

脚丫子和卵石

一起享受

 

你淌在岁月里的

涓涓长流。

 

疾风简评:立意和《常态》相近,但侧重于细节象征。“溪水不急/却很暖/脚丫子和卵石/一起享受”,呈现了一种坦然的生活态度。

 

●愚昧

 

鸟的瞳孔里,

只有一个天空。

双翼,

 

天生让它去亲近

深邃的蔚蓝

飘逸的白云

一起奔跑的风。

 

山林

也许不甘空巢的寂静,

竟设置了网

 

不让鸟儿飞翔。

查封了翅膀,

禁锢得了天性和梦想吗?

 

从此鸟儿只会仰望,

再不会呢喃和歌唱。

山林,

依然寂静。

 

疾风简评:有时,人与人之间的想象也惊人的相似。前几日我也写了一首类似的题目为《自由》的小诗:“飞/像一只新生的鸟/它的心只容得下/翅膀和天空”。我们的心中都是渴望自由的,一旦现实的羁绊让我们感到困惑、压抑,自由的渴望便开始升腾。这首诗中山林和鸟的对比是颇具深意的,这是两种人的象征,是人性的暗示,可能是父母和子女之间的某种很难化解的矛盾,结尾似乎转向了一种淡淡的叹息:天性的泯灭是可悲的。或许可以延伸到理想与现实的对立。语言上略繁复了,可以进一步提纯,构建必要的张力。

 

●目光

 

人类,

正在让一个蓝色星球

变成村落。

不苟言笑的上帝,

依然不置可否。

要让它伸出大拇指,

也许只有

宇宙变小的时候。

 

疾风简评:世界的距离到底缩短了还是增大了?这是信息时代一个很普遍而尖锐的问题。人与人之间的心理隔膜在物欲横流的商业中越来越厚了。宇宙变小的时候,应该是心理距离拉近的时候,是充满爱和正义的时候。这首诗贵在深邃的目光和对现实的觉悟。

 

●告诫

 

一朵充满幻想的花,

开在冷寂的山谷。

它执着地相信,

一只蝴蝶的承诺。

 

风儿吹过

蜂儿飞过,

它轻轻摇曳着

纵然有点失措

却努力

展示从容。

 

它也许不知道

没有重量的承诺,

还比不上

一阵轻轻的风......

 

疾风简评:这首《告诫》的隐喻和象征性是鲜明的。不轻易承诺,更不轻易打破诺言。这也许就是告诫的内容。这首诗的寓意是人为构建起来的,意象上没有多少出新之处,但有广泛的反思价值。

 

 

评外闲言:现代诗的写作和阅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意象的狩猎者的诗风格已经很成熟,整体偏向于亲近化,但多用象征和暗示,从捕捉的意象延伸出诗的骨质来。和当代诗坛惯于陌生化的技法相比,这样的风格反而是有新意的,也能获得一定的读者群的认可。我相信好诗正如意象老师本身所说“在可解与不可解之间”。陌生化泛滥或者亲近化过度都会导致审美疲劳。这是诗歌创作走向了极端。意象老师最近的诗作优点很明显,延续了一贯的语言朴实,节奏鲜明,音韵和谐,向内挖掘等,需要指出的一点是语言上可以再增加些陌生化,多“吊吊读者的胃口”。一己之见。

 

2011年3月疾风于陋室,稿。

 

疾风评诗之意象的狩猎者短诗选评(3)
 

 

意象的狩猎者是我敬重的前辈、老师!他的归来无疑使众多喜欢他诗歌的朋友们禁不住一阵狂喜。其实,从初次看到“意象的狩猎者”这个笔名开始,我就开始关注老师的诗歌,一路读下来,对其艺术特点也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语言以简洁朴实取胜,字字着力不落空,意象的使用生动、贴切,取材多来自于生活细节、社会现实百态和自然现象,有感而发,同时挖掘自身的思悟,彰显出一股“傲立霜雪”、“老当益壮”的精神风貌。每每读后感觉仿佛有一个高大不屈的身影屹立在眼前,催人振奋、向上!

 

诗歌的本质是抒情。然而,本质不能涵盖现象,反之,只有丰富多变的现象才能去更好地阐释本质,彰显本质。因此,诗歌离不开抒情,但不能止于抒情。抒情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叙事的手法,哲理延伸,摹景状物等等都能促进抒情的有效性和感染力,同时打开更加广阔的审美空间,为诗歌的可读性和艺术生命力注入更强的能量。此外,诗歌的两个基本特征是形式和意象,形式包括分行(建行)、节奏、音韵等,意象就是借以抒情的“客观对应物”(艾略特的提法,比庞德的意象概念更深刻、广泛)。所以在鉴赏一首诗歌的时候也离不开意象分析和形式分析,当然除了对诗歌这两个要素的分析外,也要透过意象去感受、感知作者的表达意图、审美趣味、精神人格等。

 

1.感谢足迹

 

田园,

早成荒漠。

足迹,

却一直没有

荒芜。

 

足迹们

踩醒沉睡的意象

冗长的梦。

让荒漠

重新长出

淡绿的诗歌。

 

疾风简评:这首诗可以读成是作者的“归来宣言”。“田园”就是那片“意象的田园”,散发着诗意的田园,“荒漠”是自己离开后的那段时间“意象的缺失”,“足迹”代指那些爱好诗歌的朋友们,他们时常出入于诗歌田园,就连荒芜的时候也不曾离开过。“足迹们踩醒沉睡的意象”一语双关,既指自己受到感动重新提笔,也暗示了意象之足迹将在未来的生命中绵延。最后一句“重新长出/淡绿的诗歌”中“淡绿”一词尤其值得咀嚼,淡绿不是浓绿,也不是别的什么颜色,而恰恰是这种颜色,凸显了诗歌的一种力量,让生命之树在意象中淡然地绿!从形式特点而言,短行,鲜明的节奏感读起来铿锵有力,音韵倒不是很明显。

 

2.深秋的北山路

 

旋转

翻滚....

梧桐树下

晚风指挥的街舞

演得

悄然无声。

 

不用喊停

跳累了就静静躺下的

金色舞者们,

把长长的舞台覆盖得

密密层层。

拒绝卸妆的她们

一心只想和夕阳一起

织一幅

斑斓的黄昏。

 

落叶

没有呻吟。

她们用诗一样的凋零

向人们奉献

最后的

缤纷。

 

疾风简评:《深秋的北山路》这首诗可能源于作者深秋散步经过某处山路边的一棵梧桐树树而触发的诗情。第一节先以动太夺人眼球“旋转、翻滚...”,把落叶在空中飞舞的姿态粗笔画描摹了出来,紧接着“晚风指挥的街舞”这个意象把落叶写活了,独具艺术想象力的一个意象,又归于静然无声,引发了落叶归根的生命暗示。第二节承接第一节的落叶,那些舞者,累了就躺下来,大地是它们的出生地,也是他们最终的归宿。此处,作者把自己也融入了其中的一片落叶,在夕阳中,也要“织就一幅斑斓的黄昏”。最后一节可能本意是递进升华,但去掉回味更足。写出来更具体了,但更多的审美再造应该交给读者。形式上或许三节显得更好些,但诗歌语言作为一种高度提纯的艺术,“以少胜多”才是高境界。

 

3.形象大使

 

一生,

都呆呆地

泡在几个数字后面

步履刻板

没有任何思辨。

 

钟表

用最无聊的方式

打发时间,

却又用最正经的脸

为时间

代言。

 

疾风简评:“形象大使”和“代言”构成了语言材质的一致和材质意义的一致。这首诗是对时间这个抽象概念的形象表述,由此也引申出人生和存在的思考。时间不是一个独立的概念,而是和运动、空间耦合在一起的,按照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间也是物质的一种存在形态。而在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中,时间又是一个关于存在的界限,在存在物背后始终有一个促使其存在的东西,而时间就游离于其中,钟表自身也是一个存在物,但又承担了存在的时间表达,成为一个“存在”的代言人。历史也由此生成。这首诗的可贵在于发掘了时间和诗中的某种潜在关系,多了思辨的味道,情感是一种超然状态。

 

4. 岁末的沉思

 

 当冬日

 用携带寒风的手

 撕去最后一张日历,

 我发现我的思绪

 又开始

 倒立。

 

 唯一

 未被注册的空气,

 让蚁居在三角形底边的人们

 依然可以心存感激地

 免费呼吸。

 

 誓言

 砸碎三角架的先驱

 早已在历史的尘埃里失语。

 引以为戒的后人,

 会继续

 安然自得地倾听

 春华夏树

 秋月冬日

 讲述

 新一轮的故事。

 

疾风简评:《岁末的沉思》是一首触及现实苦难和具有历史沉痛感的诗。第一节,拟人的手法抛出了岁末和自己的思绪。“倒立”这个词耐人寻味。为后两节的忧虑和批判奠定了一种抒情气氛,也是一种“向下”的意象力。第二节真实而犀利,“唯一/未被注册的空气”直指现实商品经济赤裸裸的“交换”本质,连空气如果也要被注册的话,那就几乎没有一丝的自由在里面了,当然,这里的空气也是隐喻了,是最低的人权,自由和自然生存意义上的平等。“蚁居在三角形底边的人们”,这句里的两个意象可以读成是“诗眼”。 “蚁居”比蜗居还蜗居,不单是现实空间意义上的,更是精神层面的自由被挤压。“三角形底边”蕴意丰富,可以是

“民族民权民生”也可以是“农业农村农民”等等,总是是事关百姓的生存权和生活质量问题。他们哪怕是最后一点生存的权力在手中,也充满了感激。这一点也道出了中国国民积久的“劣根性”——安于现状。或者也是一种“自足常乐”吧。但在该文本中是持批判态度的。第三节,怀念那些勇于砸碎“三脚架”的革命先烈,而感慨缺少后继者继续为这条长远之路奔走呼喊,求索奋进。直抵现实的大面积“失语症”,物欲横流下时代的苍白。这是很有深度的一首诗,也饱含这作者的一颗激愤、悲悯之心。语言上也达到了雕琢和生动的统一。结尾的力度略弱了些。

 

                                                                                 2012.1.9午夜,于陋室。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