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深秋的落叶(上)(原创小说)  

2014-01-09 14:09:00|  分类: 身边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精致日志边框(紫色系列) - 一舟 - 愿为一舟小  摆渡人间情

 

                            深秋的落叶(上)

 

  虽是深秋季节,在距离花溪镇10公里外的桐木岭村,却有几分不同以往的、热气腾腾的景象。国家为城市低保家庭所修建的了一片廉租房在这里竣工,1000多户居民陆陆续续地开始入住了。
       二楼的这一户是一周前刚搬来的,房子虽然只有40平米左右,只是简单装修,女主人玉珍却掩盖不住喜气洋洋的心情,兴高采烈地忙碌着。毕竟这也是她用自己的名义得到的待遇,从此可以不再支付每月1000多元的高额房租和忍受房东苛刻挑剔的眼神,而自己那个没有固定工作的、独身带着孩子的女儿也可以有一个稳定的栖身之地了。
        而她那个再婚丈夫彬寒的脸上却没有多少笑容。房子的确是廉价,每月才300多元的房租。可是对于彬寒来说,这又有什么值得喜庆的呢。不管怎样,彬寒也曾经是一名国家事业单位的技术干部,无论如何,他也无法接受自己入住国家廉租房的事实。他本来应该有比现在更好的生活环境,而这一切的一切,又为什么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呢?
        2014年元旦的中午,因为父亲的乔迁,平时来往不多的一儿一女带着家人孩子都来了。看见一双孙女活泼可爱的脸庞,彬寒心里有了许多欣慰,更有许多的感叹。是啊,本来他有着一个多么幸福的家庭,也已到了尽享天伦的年龄。而如今,留给他的只有深深的愧疚和悔恨之心。在孩子们的面前,即使是当着这个小自己十多岁的再婚妻子玉珍,他也忍不住流露出自己的真实感情,不止一次地向孩子们询问:你们的妈妈,她现在还好吗?

  失去了的,才是最珍贵的。

  秋天,本应是一个金色的收获季节,然而对于彬寒来说,人生的秋天意义何在?
       举目窗外,秋已深。细雨绵绵,秋风萧瑟,孤独的落叶,显出了满树的悲伤,就像人的心境。
 
 
 
        六十年代末,中专毕业的彬寒被分配到县城的一个事业单位工作。那时的他,是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他聪明能干,朴实善良,刻苦敬业。虽然从小生长在农村,却有一颗追求上进的心,无论在工作上,感情上都有自己独特的追求。结交的朋友圈子里大都是全国各地分到这个县城的大中专毕业生,还有不少在这里插队的知识青年。彬寒和知青们接触比较多,常常在生活上各方面给予知青们许多帮助,所以交上了不少的知青朋友。
       他的结发妻子晓云,就是其中的一个。本来彬寒一直觉得,他和她,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虽相识多年,这个单纯柔弱、喜爱文学、却又有几分清高矜持的女孩在他的心里就象天边的一片云,飘忽不定,可望而不可及。然而命运却作出了奇特的安排:因为她的处境,因为刚参加工作时一次特殊的不幸经历,举目无亲的女孩居然被彬寒无私的帮助和真诚的爱情所打动。晓云的朋友们对此表示了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彬寒和晓云是患难之交,这样的感情很不容易,更多的却认为,彬寒是乘人之危,他们两个根本就不是一个类型的人,晓云的选择以后绝对是要后悔的。然而晓云却不为所动,她不听朋友们的劝告,很坚决地和彬寒走到了一起。
       第一次一起回城探亲前,彬寒当机立断地拉着晓云办理了结婚手续。春节,彬寒带晓云回了农村老家拜见父母。让彬寒感动的是,晓云并没有嫌弃自己一直向她隐瞒的家庭情况,也没有因为他父母的淡漠和冷清的婚事所抱怨。当和晓云一起携手漫步在乡间小路上,彬寒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人,今生今世,他一定要好好地爱这个女人,和她一起创造美好的未来。
       然而草草的婚事,给这个家庭留下了不可避免的后遗症。
       婚后,他们有了一儿一女两个聪明可爱的孩子。夫妻俩在事业上都是顺利的,彬寒在单位是技术骨干,几年后又升了职,晓云也调到机关工作,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大专文凭。两个孩子学习很优秀,这个家庭一直被周围的朋友们看好和羡慕。
        可是多年来,彬寒的心里却不是那么的舒畅。和晓云的结合,并没有让他感到有意想中的幸福。特别是调回省城之后,两个人之间原本就存在的各方面的差异,更加明显地表现出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当年的柔弱女孩成熟了许多,在适当的机遇下,她用她的能力,她的为人,她的魅力,她的光彩,获得了大家的喜爱和事业上的成功。她太优秀了,工作和各方面都远远超过了他。尽管多年来她对他一如既往,关怀备至,但他却不能接受一个男人不如女人的事实。特别是晓云的升职,以及文革后晓云父亲地位的恢复,让彬寒的心里实在不是滋味。自卑导致他过分的自尊。他常常会无中生有地怀疑妻子的行动,担心她会不会有外遇,尽管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他仍然觉得自己和她是不会长久的。有人对他说,你如果对她太好,只会助长她的傲气,只有用相反的方法才能制服她,才让自己在家里拥有一个男人的地位,彬寒觉得没错。于是他在家里开始莫名其妙地找岔子,和妻子闹别扭,以此作为快乐和满足。    

 极大的心理不平衡,加上原本好强叛逆的个性,让彬寒走上了一条越来越偏离家庭的路。他开始经常离家不归,他不顾两个孩子正值高考的关键时刻,不顾晓云身在职场的艰辛忙碌,除了工作之外,每天泡在专业户的家里吃吃喝喝,学会了喝酒,迷恋上了麻将。在农民那里,他们对他这位医生无比崇拜,把他奉为上宾,他的自尊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他白天在外沉迷玩乐,深夜或凌晨才醉醮醮地返家,有时甚至彻夜不归,节假日也不见他的踪影,连逢年过节也如此。常常在早晨妻子儿女走出家门忙工作忙学习的时候,他在家蒙头大睡。彬寒觉得,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向妻子示威,才能得到自己心灵的满足和宁静。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整整六年。
漫长的日子里,晓云在承担工作的沉重压力外,用她瘦弱的双肩,支撑着家庭的重担,她和两个孩子相依为命,度过了一段生活上十分艰难的岁月。她先后把孩子们送进了省外和本省的大学学习,之后还帮助他们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她多次和彬寒沟通,希望他能改掉酗酒和麻将恶习,好好地工作,好好地回到这个家里来,好好地一起抚育子女过日子。并几次请父母兄长来给彬寒做工作。可是无论晓云怎样的指责,家人朋友怎样的劝导,彬寒依然一意孤行,甚至把晓云对他的规劝看作是故意整他,找岔子要和他分手。

  两个人的人生轨迹渐行渐远......

  当彬寒得知晓云向法院递交离婚申请的时候,他先是用刻薄的语言表示同意: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吧!然而没想到这次她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坚决,她说,她可以忍受男人的各种缺点,却不能接受一个不回家的人!她需要的夫妻关系,是双方除了工作外,就要朝夕相处,相依相伴,共同来建立和维护家庭,抚育孩子。如果他不能改变,她们的夫妻关系就不能持续下去,她是绝不会要这样的名存实亡的家庭的,这是她的底线。她向彬寒明确表示了自己的态度:大家都还年轻,既然你不能给我真爱,既然你需要没有家庭约束的所谓自由,就让我们彼此得到解放吧。
        彬寒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冷静下来,慢慢地回顾了这些年来所走过的路,知道是自己错了。他舍不得这个美满的家和两个孩子,更不能没有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妻子,他知道他深深地伤害了这个自己挚爱的女人。但她是他的唯一,
除了她,他不会再爱。他开始真诚地向妻子认错,希望妻子能原谅他,继而不惜拉下面子来哀求痛哭,希望和妻子重修旧好,晓云也原谅了他。有一段时间里,彬寒能基本按时回家,晓云也努力地和他培养感情。可是,好景不长,当旧日的酒友牌友向他召唤时,他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故态复萌,又回到了原先那个生活圈子里。这些年他养成的散漫的生活习惯,和他倔强逆反的性格,已经使他无法自拔,再也无法再回到正常的家庭生活中来。尽管他明白这样做会使自己越陷越深,最后失去这个家,可他已经没有自控的能力了。

  这么多年他的所作所为让晓云彻底伤透了心。最后,这个一向懦弱的女人不得不下了最大的决心,一定要分手!面对妻子的坚决,彬寒动用了所有的关系,让在区里当领导的哥哥出面向晓云求情,甚至让哥哥找了法院领导,驳回晓云的起诉。而晓云也下定了决心,用她柔弱的身驱顶住了来自各个方面的巨大压力,连续三次向法院起诉离婚。曾经的恩爱夫妻三次在法庭相见,但都因彬寒坚决不同意离婚而告终。直到1996年的秋天,他们长达六年的离婚马拉松才有了结局。晓云放弃了家里新买的住房和所有的家具财物,带着两个孩子,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晓云离开的那一天,彬寒觉得自己几乎濒临精神崩溃的边缘。出自内心的悔恨和悲哀深深地充满了他的心。六年来,他拼命地维持这段婚姻,可他依旧失去了它。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1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