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青葱岁月(二)  

2014-07-11 10:55:13|  分类: 过往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葱岁月

                             之(二)山雨欲来


     1963年秋天,我父亲所在的厂从近郊迁到市里,我也在这一年升入市里的中学。

     在选择中学时,父亲执意想要我选读一个开设英语课的学校(当时大部分学校都是开设的俄语课),可是没能如愿,因为当时学生都只能按地段就近入学,也不存在什么重点学校,我只能进了一个学俄语的中学。这使自己没有机会学习英语,成了我一生中最大的缺憾之一。

    那年我刚满13岁,可是人生却开始进入了不顺的阶段。在中学,我的学习成绩依然很好,而且学习得也比较轻松,我从来就觉得读书是一种乐趣,不像有人认为读书是一件苦差事。从小我的性格就比较腼腆,不太喜欢说话,在体育方面也没有天赋(据说这是父亲的遗传,母亲年轻时还是单位的运动员呢),有一些玩的项目我也一点不会,比如打个篮球什么的。老师看我个子长得长得比较高,非要我参加班上的篮球队。 可是我实在太笨了,刚上场就被扔过来的球打了一下摔在地上,手也摔破了。大家哄笑,从此我就再也不敢上场了。

    不过尽管这样,老师和同学们还是都很喜欢我,因为我老实厚道,从不和人有什么争执,还肯帮助同学的学习,所以一直要我担任班干部的职务。用当时时髦的话来说,虽然我出身在资产阶级家庭,可我是在红旗下长大的,从小就受到了共产党的教育。我一直希望自己长大了成为对祖国有用的人才,我积极追求进步,很早就写了入团申请书,很努力地表现自己,努力向团组织靠拢。我认为自己各方面表现都不错,入团应该没问题。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的这个愿望却迟迟不能实现。按照班上团支部的要求,我也找了一个入团介绍人,经常向他汇报自己的思想情况。这个人就是我们班的团支部书记彬。 
    彬是我小学的同学,他们一家也是从上海迁厂来的,他的父母和我父母都在同一个厂里工作,彬的姐姐妹妹都是我儿时的好玩伴。我和彬在小学时就坐同桌,那时我是班上的学习委员,他是墙报委员。彬的学习成绩非常好,还喜欢画画,写美术字,出墙报时总是让同学们佩服不已。他还会吹笛子、吹口琴,多才多艺的,小时候还有几分顽皮。我常常会想起我和他的那段小小的童年趣事。 
    我们的班主任老师是位转业军人,复员后成了厂子校的老师。我们六年级那年,他结婚,我的父母带着我一起去吃喜酒。那天妈妈把我打扮得挺漂亮的,让我穿了一件用妈妈的旧衣服改制的粉红色呢面棉衣,两条小辫子上扎着鲜艳的蝴蝶结。别人给妈妈开玩笑说,明明比新娘子还漂亮呢,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在婚礼开始前,老师突然请人来叫我。我去了,却看见彬也在那儿。原来老师要我们这两个他最喜欢的学生作为他们夫妻的小花童出现在婚礼上。我现在已经记不清当时是怎样在婚礼上呆下来的,只记得自己觉得很不好意思,一直低着头。后来老师还要我和彬手捧着鲜花,分别站在他们夫妻的两边,拍下了一张他们的结婚照片。

    第二天,班上炸开了锅。同学们取笑我们俩,说什么我俩现在站在两边照相,以后就要站在中间了。我觉得简直无地自容,真想在地上找个缝一头钻进去。可是瞄一眼坐在同桌的彬,他好象没什么,还挺高兴似的。 不久我在父亲厂里看到那张照片印出来了。我偷偷地看了一眼,上面的自己和彬都有点傻,不过那时的彬还没长高,也就和我个子差不多吧,倒是显得我比较高大。这照片至今彬那儿还保留着一张。 
    初二上学期时,彬就很容易地入了团,还当上了班上的团支书、班长。也许是长大了的缘故,他的性格比起小学时有了一些变化,不再那么调皮,而是变得文静、憨厚、沉着,还有点书呆子气。班主任是一位和他同姓的女老师,她特别喜欢他,可是那些顽皮的男同学却总是欺负他、捉弄他。为了按照班主任老师的布置,记下在课堂上不守纪律的同学的名字,向老师汇报班上自习课的情况,他不知被那些男同学打过多少次。每当看到这些事时,幼年的我总是十分同情他,为他感到气愤,想着有一天我要帮他好好报复那些打过他的人。可是当时在学校男女同学是不说话的,我也从没把这些话对他说过。 
    在争取入团的过程中,为了改造自己的资产阶级思想,我努力向出身好的同学看齐。在生活上,虽然我平时很少讲究穿着,但因为我家来自上海大城市,即使是一件很普通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她穿起来也和当地的同学显得不同。因为我穿过一件花格衬衫,有人给我起外号叫“华侨”。从此我拒绝穿妈妈给我做的任何一件带一点儿小花的衣服,只穿蓝布的。这样总不能把自己和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联系在一起了吧,我想。

    另外我还积极参加了班上团支部组织的一些义务劳动。比如每周六晚上去帮助环卫站运送垃圾和清理厕所就是其中之一。这些劳动都是很脏很累的,我从小生在大城市,人又比较瘦弱,做起来更是感到吃力。挑粪时常常弄得身上脚上都是,肩膀都压疼了,但从来没有叫苦叫累过。为了实现自己崇高的理想,我很虔诚地坚持着。还定期写思想汇报,作自我批评,交给团支部。

    一个初夏的夜晚,义务劳动结束后,大家顺路结伴回家。因为我和彬的家住在同一幢宿舍里,所以走到最后常常只剩下我们两个人。那是一个让我忘不了的晚上,夜色很美,月光如水,我和他并肩漫步在刚刚拓宽的贵阳街头,晚风轻轻地吹拂着我们的脸庞,星星在天空闪闪地眨着眼睛。我很认真地向他汇报自己劳动后的收获和感想,以及自己下一步努力的打算。彬也很认真地听着我说,还一本正经地告诉我,要好好努力,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资产阶级家庭划清界线,争取早日加入团组织。他说,你学习好、品行好,一定会很快实现自己入团的愿望的。而我却突然发现,彬不知什么时候长高了,近一米八的个子,要高过自己整整一个头。那天晚上他说的话,对于我来说仿佛圣旨一般。回到家里,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在日记上一字一句地认真记了下来,并写了自己的很多感受,觉得那一天是自己十分快乐的日子。

    在之后的好多天里,我的心情一直很好,连走路都是哼着歌,我觉得自己是个快乐的、幸福的人。 从那天起,我不知怎么总是想看见彬,什么地方只要有他在,就会从心里觉得快乐;没有他在,会感到好象少了什么。他那白杨树一样挺拔的身材,那诚实的,略有点书生气的神态常常在我的眼前出现,我喜欢看他写的字、他画的画,喜欢听见口琴的声音响起,在学习上我暗暗地和他比试,想着自己一定不能比他差。我甚至还觉得自己有了一些变化,在他面前总想把自己收拾得更加整洁漂亮。那么他怎样呢?这个我是不知道的。那个傻乎乎的书呆子,会知道我的想法吗?想到这里,我就会感到一阵阵心跳.
    初二下学期,学校突然在各个班级全部调换了班干部,新班干的名单全由学校统一决定。我们班上原来的班干部只留下了两名,彬是幸存者之一,而我却被淘汰了。后来才听说这是学校按照上面有关执行阶级路线的指示,把学生班干部中出身不好的同学的职务全部撤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批家庭出身很红的同学。比如我们班有一个女同学,成绩较差,人缘也不太好,可是因为她出身于革命干部家庭,父亲是一位南下老干部,现在还是大单位的领导,所以这一次被任命为校学生会干部,大家都很不理解。

    不久,学校在各班开展批判“只专不红”、“走白专道路”的倾向,有的同学明确地把矛头指向了我,说有的资产阶级子女不问政治,只管学习。我曾经随意在笔记本上抄写过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少说多做”等戒条,也被人拿出来想作为典型事例批判。在团支部会上,彬为我辩解,说我很积极地争取入团,表现也好,不是“只专不红”,连他也被同学们说成是立场不坚定。66年初,各门学科实行开卷考试,在学校里大家已经不读书了,数学作业根本没人做。在考试前,还有人借“劳逸结合”、“反对白专道路”,到同学的家里搞突然袭击,检查到谁在读书,就批判谁。他们满以为一定会抓住我。可是晚上他们来时,我早已睡觉了,原本我就不是那种死读书的人,他们好失望。那个年代读书钻研成了罪过,不好好学习的反倒成了英雄。现在的年轻人看到这些,会觉得是天方夜谭吧。 
    我的初中阶段正处在文革风暴的前夜,也正是我的思想开始发生变化的时期。社会上和学校里许多现象让单纯幼稚的我不解和疑惑,这时我的父亲成了我人生成长道路上的第一位老师。是父亲开导和启发了我,鼓励我认真读书,从古今中外的历史中明白了一些道理,使我这个不懂事的小女孩逐渐学会了思考。当我的同龄人还在疯玩的时候,十五六岁的我已经在政治上开始有了自己的见解,尽管那是很幼稚的。然而,此时的中国,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劫难,大动荡就要降临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