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忆昕(原)  

2014-07-23 17:10:17|  分类: 过往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天,在整理《青葱岁月》的过程中,一个久违的童年好友的名字----昕,又一次在我尘封的心中浮起,让我久久不能平静。
     昕这个名字,是和我美好的童年故事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也可以说,我的童年生活,也是和昕这个名字分不开的。
     在我四岁那年,楼上左边的厢房里搬来了一家姓费的人家,费家伯伯是无锡人,是做会计工作的,他们的大儿子叫昕,和我同龄,他比我长得高,我总把他看成是哥哥,其实他比我还小一个多月呢。昕老实本分,性格温和,而且认识不少的字,还会画许多好看的画,在弄堂里玩时总是带着我,有人欺负我,他就出来护着我。昕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加上我和我的小叔,我们六个人从小青梅竹马在海峰路老宅里一起长大。
    海峰路老宅是典型的上海民居,楼上楼下三个开间。年少的我们总是玩得无忧无虑的,跑上跑下,捉迷藏啊,躲猫猫啊,那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代!
    七岁时,我和昕一起上了小学。我俩读一个班,刚上学时,他们不认识别的同学,老是两个人跟上跟下、形影不离的。特别是我,从小是独生女,特别娇气、怕羞,不敢和不认识的同学玩,老是跟在昕的身旁。那些调皮的男孩子在我们背后指指点点地说,看啊,小两口呢。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心想反正是不好吧。时间长了,我和班上的同学熟了,就经常和几个女孩子一起玩,除了放学以后还和昕在一起做作业外,在学校里我们就不在一起玩了。
  在升二年级时,我出了麻疹。那次病得特别厉害。我发高烧,每天打针吃药,躺在床上不能起来,还不能吃一点带油的东西,开学了,我的病还没好,看着别人去上学,我可着急了,昕每天放学就来给我补课,给我讲老师新教的东西,直到我全部弄懂了他才去完成自己的作业。一直到开学后半个月,我才上了学。那年正赶上学汉语拼音(我们一年级时学的注音字母),本来我的成绩就不太好,病了这么久,老师担心我跟不上。可是很奇怪,从那以后,我的成绩反而好了起来,一跃成为班上前几名,把本来比我成绩好的昕都赶上了,大家都明白,这是昕的功劳。 还有一次学校叫大家养小球藻。我们每人拿一个小玻璃瓶装着,上面盖一层纱布,插一根管子,放在太阳下面晒,晒得好就会变成绿色,当然是越绿越好了。每天上学前,我都记着拿出来放在阳台上晒,看着是不是比昕的绿,可是不知为什么,昕养的就是比我养的好。有一天,昕忘了拿出来晒,那天太阳特别好,我喜出望外,心想这回可以比上昕了。一放学,我蹦蹦跳跳往家赶,可是一到阳台,我就呆了,因为我那个瓶子竟然被猫儿弄到地上打破了!昕为了安慰任性的我,把他自己那瓶倒在我的瓶里,我才破涕为笑了。天寒地冻的,班上少先队养兔子需要大家去找食物,昕总是把自己家里的菜偷偷地拿给我去交,而自己却因此完不成任务。
    我的语文成绩很好,特别是作文,记忆最深的是有一次写一篇《我的好朋友》的作文,我写的是一个要好的女孩子芳芳,老师说写得好,还在班上念了。同时被念的还有好几篇,其中也有昕写的一篇,他写我是他最好的朋友,其中一些句子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
    就在我小学生活最快乐的时候,我的家庭中却发生了一场变故。有一天,爸爸妈妈告诉我,爸爸所在的厂要迁到外地去了,在很远的云贵高原---贵阳市。我知道自己不能再在上海读书了,我要和自己的小朋友们、同学们分别了。昕和弟妹们恋恋不舍地送了我许多的纪念品,不过当时大家都还不懂事,认为我去去就会回来的,就象以前每次我和父母去老家苏州扫墓一样。
    直到文革串联中,我才见到了五年没见的小伙伴们。大家都长大了,长高了。昕又瘦又高,还是那样老实厚道。他们家是职员出身,可是昕也没有参加过造反派,一直在家里呆着,没事就看看书写写字。
    一别经年。我在机关工作时,有幸到江南参加专业培训班。当已为人妻人母的我,回到阔别多年的海峰路老宅,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和小伙伴们,感到无比的高兴。我叔叔指着一个瘦瘦的小男孩对我说,你猜猜这个是谁?我看了看说不禁说道:是啊,似曾相识,这不是我当年的小伙伴昕吗?一问果然是昕的儿子,那脸形,那五官,和昕长得太像了。
   费家伯伯、费家姆妈非常高兴我的到来,他们把我当作自己女儿一样地对待,疼爱地问这问那的。
   第二天晚上,我是在昕的家里吃的晚饭。
昕和他的弟妹四人都带着家人孩子来了。费家旧社会是普通职员家庭,在文革中也多少受了一点冲击,但不大。费家伯伯、姆妈年纪都大了,发白如雪,不过还很健康。大家都很关心地询问我父母亲现在的情况,问他们怎么不到上海来探亲。
    昕很瘦,分别时大家都还是十来岁的孩子,现在他长得不算高,一米七左右,而且也没小时那样精神,有点苍老憔悴的样子,想必是工作和家庭操劳的缘故吧。昕告诉我说,他当年为了让弟弟妹妹能留在上海,自己主动去了上海郊区的一个农场,几年后调回上海进了工厂,30多岁才结的婚,现在在厂里做车间统计员,正在读统计电大,我觉得好巧,自己和昕是同行呢,而且还是统计电大的同学,这也算是缘分吧。
    那顿饭十几个人欢聚一堂,热闹非凡,大家都十分高兴,我觉得还没喝酒却已经醉了。难忘今宵,这可是几十年来魂牵梦萦的情景啊!
    又是几年过去,我沉浸在繁忙的机关事务中。那年,叔叔婶婶来贵阳看望我们,带来了一个很不幸的消息,叫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我孩提时代最好的朋友昕在一次车祸中去世
了!时年,他才46岁!那是一个早晨,昕骑自行车去上班时,被一辆大卡车撞上,并从他身上辗了过去!听到这个太恐怖的消息,我很伤心。我和昕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之间的友谊是任何人所不能代替的。虽然那时大家都是孩子,可是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一年多以前,我送儿子去上海读书,昕把我回来的消息告诉了芳芳和另外几个小学同学,我们还一起去了班主任洪老师家,大家欢乐团聚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昕那么厚道老实的一个人,就这样去了另一个世界,不是说好人会一生平安吗?世上的事为什么这样不公平呢?
 之后有一个多月里,昕的影子夜夜都出现在我的梦中,无法让我走出来,甚至居然梦见我和他正在恋爱。朋友对我说:你给他烧点纸吧,后来我就买了许多的香烛纸钱之类烧了,以寄托我对昕的深深的哀思。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为亲人烧纸,我的爷爷奶奶去世时我都没在他们身边,我以前也从没有亲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
 岁月如梦,昕走了近20年了,我亲爱的伙伴,你在天堂还好吗?我深深地追忆我的童年,缅怀我的童年好友!昕,我的朋友,愿你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