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青葱岁月(一)(原创)  

2014-07-03 11:28:15|  分类: 过往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话

    刚开博客的第一年,即2007年末,自己怀着多年来的一个强烈愿望,凭着对写作的一股冲动,曾用不长的时间写下过一些文字,平铺直叙地记述了自己过往的人生岁月。它曾经得到过许多朋友的亲切关注和热情鼓励,也给我自己的生命里留下过许多喜悦和激动。时隔多年,如今再回头来看那些文字,竟然觉得一些方面不甚理想,突然有了一种想重新修饰它的想法。其中有些内容,比如故乡和家庭,比如知青阶段以及后来的某些阶段的生活,我曾断断续续地分别整理,并以不同的体裁形式在这里发表过,还有些内容是没有整理过的。由于日前身边家务繁杂,空余时间有限,所以,只能一点一点慢慢地来整理了。
    整理,从《青葱岁月》开始——


                                 青葱岁月 
                                
                                                                                                                        改写自秋忆的《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有关章节

                                  之(一) 花样年华

    在我童年生活的记忆中,和父母聚少离多。50年代初期,我的父亲和母亲在一直在上海的一家会计事务所做事,后来事务所解散,他们就被国家分配到工厂做财务。母亲在一家大型化学药品厂工作,而复旦大学金融系毕业的父亲却在一家规模不大的厂就职,后来又被借调到另一个制造汽灯的小厂当财务科长。谁知这一调竟决定了我们全家一生的命运。 
    我上小学三年级时,学习成绩很好。在学校里老师们都很喜欢我,同学们也和我很好。唯一有一次难忘的经历是,在加入少先队的时候,有过一点小小的风波。虽然我也是第一批很顺利地戴上了红领巾的,但我曾在班里的黑板一角看见不知是谁写着,认为我和其它几个同学不能入队,也没说是什么原因。后来虽然没人再提这事,而且在当时还只有10来岁的小女孩的我是完全不明白的,我也没有去多想过这个问题,但这件事情却始终留在了我幼小的心里,不能抹去,多年以后,我还常常会想起这件事来。其实当时阶级路线的阴影已经开始在我的生活中出现了,这也是我一生中不幸的开始。 
    我是班上少先队的中队学习委员,我最好的朋友芳芳是中队长。芳芳是一个能干聪明的小姑娘,很有组织能力,她从上幼儿园起就是小干部。而我则是一个害羞腼腆的女孩,所以在班上的工作中芳芳总是带着我、帮助我,使我也慢慢地成了一个称职的班干部。

    每天我俩结伴上学时,总会走过附近一所市里的重点中学,那高大的教学楼,幽静美丽的校园让我们这两个小女孩十分神往,我们相约要好好学习,将来一起考上这所市重点中学,以后还要上大学。芳芳的理想是当一名居里夫人那样的科学家,而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作家,这是我幼年最早的梦想。

    我们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少年宫。每当六一儿童节、国庆节,我们都在老师的带领下,穿上漂亮的衣服,戴上自己制作的各种好看的少数民族式样的帽子,在少年宫里唱歌、跳集体舞和参加各种娱乐活动。星期天,我们做完了作业之后,芳芳就带着我一起上少年宫的图书馆,帮助老师工作,为来这里借书和还书的小朋友们服务,并把破损的图书修补完好,给图书包上书皮。这是我们学习为人民服务做好事的一项具体行动。

    少年宫里还举办各种兴趣小组,有朗诵组、歌咏组、写作组等等,这几项活动我都喜欢,所以这几个兴趣小组我都参加过。有一次,少年宫推荐一些同学去市里的一家音乐学校学钢琴,我和芳芳都参加了考试,考完后,老师告诉我说我乐理知识学得不错,歌也唱得还好,加上手指修长,弹钢琴比较适合,说是我被少年宫推荐了。我喜出望外,马上回家告诉妈妈,老师也来家里征求父母的意见。可是没想到妈妈说,因为到音乐学校上学需要住校,家里不放心让我一个人在外面独立生活,所以她们坚决不同意我去。为此,我和母亲大闹了一场,可是尽管我使出了我任性的小姐脾气,也无济于事,这件事最后以我的彻底失败而告终。 
    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居然对我的家庭有了一些逆反心理。我是这个大家庭的独生女,从小家里人把我当作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在奶奶和瑞婆的百般呵护下,我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时尚的母亲总是给我买回许多新式漂亮的衣裙,这使我的同学们对我羡慕不已。可是我却不以为然,还不好意思穿这些好的衣服。我反而希望自己是穷困人家的孩子,像我的一些同学那样,有许多的弟弟妹妹,想到哪里去玩就到哪里去玩,也没有人为她们担心,天天跟着她们,甚至如果让我穿旧衣服,还要帮助父母做家务事,我也觉得心甘情愿。我想,如果上音乐学校这件事发生在别的同学的身上,肯定是不成问题的,家里高兴都来不及呢,怎么还会阻拦呢,因此我十分怨恨我的家人。

    这些孩提时代幼稚无知的思想和任性,现在每每想起,我都会感到隐隐的心痛和深深的悔恨。也许当初的幸福来得太容易了,自己反而不懂得什么叫珍惜。失去了的东西往往是最宝贵的,当一个人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饱尝了人间的世态炎凉,纯洁的灵魂受到了谘意的践踏之时,才会感到了父母亲人对自己深深的无私的爱的可贵,这种爱是世间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啊! 
    就在我小学生活最快乐的时候,我的家庭中却发生了一场变故。记得那是夏天的晚上,当我正热衷于和小伙伴们在天井里搞“月光晚会”的时候,却发现平时一向早出晚归,忙于工作的父母最近一反常态回来得很早,而且在楼上悄悄地说着话,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在谈。他们的态度严肃和沉重,这叫我感到有点隐隐的不安。

    终于有一天,爸爸妈妈告诉她,爸爸所在的厂要迁到外地去了,在很远的云贵高原---贵阳市。还说贵阳是个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的苦地方,是旧社会犯人充军的地方。这些,我都不知道,也弄不明白,我只知道自己不能再在上海读书了,我要和自己的小朋友们、同学们分别了。

    这是我的家庭里的一件举足轻重的大事。这时我的妹妹刚出生不久,还不满一岁。家族中所有的人,包括父亲家里和母亲家里所有的人,都认为应该让我父亲一个人先去看看,实在过不下去就回来,让母亲和我们孩子先留在上海,可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柔弱的母亲却表现得非常有主见,她毅然决然地辞去了条件优越的化学药品厂的工作,除了把尚在襁褓中的妹妹暂时留给奶奶照料外,迁走了包括我在内的一家三口人的户口,决心和丈夫同甘共苦、相濡以沫,前往遥远的云贵高原。 

    离开上海之前,我们一家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父母亲在当时物质条件极其贫乏的情况下,设法购买了相当多的食品和罐头,整整装了一箱子。一家三口人还各买了一件雨衣,准备用来适应贵州“天无三日晴”的气候。更离奇的是听人说当时处于所谓严重的“自然灾害”年代,民不聊生,旅途非常混乱。如果穿得好一点的,就会遭到偷盗甚至抢劫,所以别人劝她们在路上要穿破旧一点的衣服,要是没有破旧的衣服,就在好衣服的上面打上补丁,冒充破旧衣服。

    对于这些事情,幼小的我都不感兴趣。我只是把自己最喜欢的小人书、图片、发卡、蝴蝶结等等,总之是最心爱的东西都拿出来,分别送给自己要好的同学,还买了一些笔记本,在封面上恭恭敬敬地题上字,送给我的班主任洪老师和其他的任课老师。几个最好的同学还一起照了相留作纪念。同学们也送了我许多珍贵的礼物和照片。老师和同学们都一再劝我留下,说我的成绩好,在上海读书毕竟教学质量要好得多,以后可以考市重点中学,将来上个好的大学,要是去了外地就不可能了。芳芳说,明明呀,我们俩约好着要一起考育才中学的,你现在却要走了,多可惜啊!邻居费家兄妹们恋恋不舍地送了我许多的纪念品,不过当时她们都还不懂事,认为我去去就会回来的,就象以前每次我和父母去老家苏州扫墓一样。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那是1961年5月29日,那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可是我们一家人的心里都笼罩着浓重的乌云。在爷爷奶奶全家人的陪同下,我和父母来到了上海码头。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唯有我和小叔云鹏不懂事,还在候船厅外漂亮的花园里追逐玩耍。当海轮缓缓离开时,岸上的家人向我们频频挥手,我看见奶奶、妈妈都流泪了,离别的伤感也永远地留在了我那幼小的心灵里。 
    上世纪60年代初,湘黔铁路还没通车。从上海到贵阳,必须先坐船,经过三天三夜到达汉口,然后再坐三天三夜的火车到贵阳。我的父母亲多年来一直忙于单位的工作,早出晚归,我长到11岁,很少和父母在一起,一直是奶奶她们把我带大的。在这将近一周的漫长旅途之中,我第一次和我的父母有了比较亲密的接触。在路上,父亲耐心地给我讲解各地的地理风貌和历史故事。我很崇拜父亲的知识丰富、博学多才,这也是我接触父亲思想的开始。

    母亲对我的生活小事关怀入微,不过我在船上,火车上不止一次看到她在流泪,父亲在一旁劝慰着。母亲说,不知我们今后的生活会是个什么样子?的确,等待我们一家未来的生活和命运是什么,不得而知。只是当时我太小了,无法和父母共同来分担这一切。 
    列车进入广西后,窗外逐渐由平原变成了大山,这是我长到11岁从没有看见过的,包括沿途的农田、庄稼,过去只是春游时在郊区的公园里偶尔看见过,而那雄伟巍峨的大山,奇特美丽的高原景色,让我感到十分新奇和高兴。可是我的父母却高兴不起来。火车驶入贵州省境内,隧道频频出现,更给人一种非常神秘的感觉。 
    到了贵阳之后,安排好了简单的家,父亲和母亲就到厂里去上班了。那是上世纪最艰难的日子,贵阳的生活更是非常艰苦。尽管厂领导对知识分子的父母亲生活和各方面都格外照顾,但物质生活实在太贫乏了,每人每月国家只供应1两猪肉,蔬菜也很少,粮食只有50%的大米,其余都是包谷和杂粮。父亲因为缺乏营养,得了当时所谓的30号病,全身浮肿 。从小过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少爷生活的父亲和一直在外工作的母亲都不会料理家务,不过母亲很坚强,也很能干,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学会了操持家务。母亲对父亲照顾得很好,她自己再苦再累,也从没要我和父亲做过一点家务。

    因为没有联系到合适的学校(当时我们还听不懂这里的语言),我的四年级下学期没有上学,一直呆在家里。当然也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好些和我一样的小朋友也是。这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日子,不用上学,每天在漫山遍野中尽情地疯玩,採摘野花,挖野菜喂兔子,还採摘野生的西红柿吃。记得有一次我和邻居家一个小女孩在一起,那个女孩偷摘了农民的玉米被农民发现,她却丢进我的篮子里,自己跑了,害得我差点被农民抓住,把我吓得半死。从此,我再也不敢一个人去山上玩了。 
    那时我们住在贵阳的市郊,交通很不方便,进一次城要等很长时间的车。可是生活太艰苦了,每个星期我们一家三口都要进城去采购吃的。父母亲不再添置衣着,把所有的钱全部用在买吃的东西上。

    我们住地旁边有一条河叫四方河,河里没有鱼,可是有很多螺狮。当地人不吃这个,他们下河摸了卖给上海人,每斤1角,这就是这些上海人的佳肴了。还有一次我从学校回来,闻到家里弥漫着一股特别的香味,原来是厂里的马死了,马肉每斤5元卖给职工,妈妈居然花20元买了4斤。不过妈妈把马肉放在煤油炉上红烧后,真的香极了,这是我记忆中吃过的最好吃的美味佳肴。 
    当年秋天,厂里办了子弟小学。学校规模很小,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班上也就是二三十人。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刚到贵阳,还不太熟悉这里的语言和环境的孩子来说,却是很需要的。我进了五年级班就读,在这里我又有了许多的新朋友。由于厂里职工宿舍分散,我们上学单程要走45分钟,还得翻山越岭的,开始时真的感到很累。中午还不能回家吃饭,要在食堂搭伙。

    那个年代生活很艰苦,食堂里的菜更是缺油少盐的,加上我们上海人吃不惯辣椒,在这里很是痛苦。从小娇生惯养的我饭量很小,别人都吃六两(16两秤),我只能吃四两,还常常是别人都吃完了我一个人还磨磨蹭蹭地没能吃完。有一段时间我对辣椒深恶痛绝,闻到辣椒味就恶心,妈妈只好每天给我带饭,不过那时也拿不出什么好一点的菜,有一点黄豆就是最好的了。

    和我一起玩得比较好的几个女同学,她们的父母都是厂里的工人,她们一般都有四五个姐妹或兄弟,家里经济条件相对差一点,平时孩子们在家都要帮父母做饭洗衣服等。我常跟她们在一起,也学会了帮家里买菜做饭,只是我做家务的能力比较差,特别是不会生炉子。小伙伴们常常来帮我,我也总是把妈妈给我的零花钱买了瓜子、洋芋粑等零食和大家一起分享,还经常帮助她们的学习。

    我在上海上学时成绩就很好,在这里更成了学习上的尖子,还当了中队长,戴上了二道杠,挺神气的。老师们都很喜欢我,在班上我常常因为成绩优良、遵守纪律和帮助同学得到表扬。五年级学期结束的时候,我和其他几个同学一起被评为“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得到了学校颁发的奖状,我的父亲还作为家长代表在会上发了言。那时,我觉得天空是多么的蓝,草地是多么的绿,而我自己像一个骄傲的公主,无忧无虑地生活和学习着,美好光明的前程在向我招手!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