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无语的故事(原创)   

2015-12-23 16:57:20|  分类: 身边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无语的故事(原创) - 明月依旧 - 明月依旧
  
   冬至前一天,在街上偶遇旧友阿兰。相见寒暄之余,不约而同地说起一位共同的熟人来,不禁有些许的感叹…… 
  她叫沈竹,于我,如今只能说是一位旧友。
  让我把思绪带回四十多年前,那个动荡的年代…… 
  那年秋天,一个骇人听闻的事件,标志着国家即将发生一场惊天动地的变化。我们这群知青也面临着三年来第一次较大幅度的招工。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丝希望的曙光,每个家庭、每个人都竭尽全力在这场招工风潮中拼命地找寻自己的出路。因为风闻将会在三年内停止招工,这意味着生死只有一步之遥。
  “几家欢乐几家愁”。整个公社的知青走得只剩寥寥无几,而余下的,都是时代的不幸儿。
  我是集体户里最后一个离开的。父母在运动中自顾不暇,孤苦无依的我只好面对现实,通过朋友的帮助,勉强留在了县城工作。不管怎样,总算是有了一个饭碗,一条生存之路,尽管这样的饭碗为绝大多数同学所不屑。
  同一公社只有两男一女三位同学因出身被困了下来。这两位男同学都是和我一个大队的,那个女同学就是沈竹。 
  我和沈竹原先联系不多。在县城工作后,她跟着那两位两男同学来县城,常常到我单位的住处玩,于是就熟悉了。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很同情他们,总是尽自己的所能和微薄收入在各方面给他们以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佩服那两位男同学的刻苦和才华,更同情沈竹一个女孩的艰难处境。   
  女孩在一起总是很容易接近的。我刚来到县城,在这里举目无亲,于是那段时间和沈竹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她比我大两岁,尽管那个年月生活单调艰苦,她仍然是青春焕发、丰满漂亮,有着与众不同的优雅气质,让我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还因为她戴着一副深色边框的眼镜,被同学们戏称为“博士”,虽然我看她对读书并没什么兴趣。
  她生活上比我成熟能干得多,擅长打扮自己,喜欢讲究吃穿,还在省城交了一位当工人的男朋友。这段时间许多单位来招工,因出身原因,她都被一次次淘汰了。我从内心深深地同情她。她说孤身一人在队上生活困难,我就让她一直住在我那里,和我一起生活。她男朋友和妹妹多次从省城来看她,也在我的宿舍里落脚开伙。我佩服她的生活能力和独特优雅的气质,也喜欢她直爽率真的性格。只是时间长了,总觉得两个人之间有些距离,大概是性格和爱好差异吧。
  我偶尔听闻了这样一件事:有一个男同学,在最困难的时候,曾经对一位女同学给予过许多生活上的帮助。可那位女同学却在关键时刻,为了自己的利益,做了一件不光彩的事而嫁祸于他。而这位女同学正是我的好友沈竹。
  之后那两位留守男同学中的一位在给我的信中证实了这件事,觉得沈竹这个人有点虚荣、浅薄和世故,和我不是一个类型的人。那封信不知怎么让沈竹看到了,她那突变的脸色,至今我都清楚地记得。
  我不相信沈竹会是那样的人,不管怎样,她总是我的知青难友,我们在一起度过了一段特别的日子,我希望这段友情在我心里留下美好的印象。她因为招工屡次失利,最后只能无奈地转点到了贵阳附近一个大队。在她离开县城后的日子里,我一直惦记着她,希望苦命的她能有个好归宿。
  一别经年。36岁时,我如愿调回省城工作。刚刚布置好新家,居然在家附近,遇到了一个很眼熟的人。啊,这不是她吗?那个我常常牵挂着的沈竹,我分别多年的闺蜜!
  我欣喜若狂,拉着她问长问短。得知她现在居然也和我住在同一条街道,并在附近一家小厂做财务工作。丈夫不是当年那位男友,他是上海人,在省级机关工作,她们有了一个六岁的儿子,她也正在办去丈夫单位的调动手续。
  老友相见分外亲热,我无论如何要她去我刚刚收拾好的新家坐坐。可是她似乎不象我那么激动,只说她最近很忙,等有时间了再来看我。我想,反正住得这么近,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所以也没在意。 
  然而不知为什么,她一直没有来找过我。有时在街头或菜市场碰见,她也只是淡淡地打个招呼,在周末或休息日,我常常看到她一个人带着年幼的儿子买菜,而从未见过那位在省级机关工作的先生。我询问她的调动情况,她也总是支吾着说还在等待。
  沈竹的冷漠和躲闪,在我心里成了一个谜。之后在工作生活均忙碌的日子里,她慢慢地淡出了我的视线,我想也许是调动离开了吧。 
  后来我也调到区里的另一个单位,与阿兰成为同事。阿兰是沈竹儿时的邻居,曾经和我们下乡到同一个县,因家庭原因也在乡下呆了比较长的时间。记得有一次沈竹带她到我宿舍借宿,说她父亲突然病逝,要马上赶回贵阳。阿兰伤心着急,悲痛不已,我买来饭菜劝她吃了,还请熟人给她买了回家的车票,第二天她便匆匆赶回贵阳,之后就没再联系。
  再见面时自然聊起了沈竹。至此我才明白了沈竹这些年来的生活……
  转点回来后,她没到那个新的生产队去,只是挂了个名。在家呆了几年后,经人帮忙进了市里一个短期的会计培训班。之后就到那家小厂工作。
  她的婚姻应该说是比较美满的,丈夫长得高大帅气,家庭条件很好。可是好景不长,沈竹的丈夫突然得了急病,连手术台也没下来,就丢下她们母子走了!  
  当时沈竹才三十多岁,儿子还不到两岁。上海婆婆脾气不好又有洁癖,从此沈竹带着儿子很少再回市里那个家。至于调动的事自然也就搁浅了。
  这,难道就是沈竹冷淡、躲避朋友的原因吗?我百思不得其解。 
  在阿兰的联络下,这次却是沈竹主动联系了我。
  一个秋日的下午,我和她在市里一家茶餐厅见面。
  此时的沈竹比起在小厂工作时改变了许多,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时代。虽说岁月给面容留下了许多痕迹,她却依然是那么时尚,那么优雅,穿着雍容华贵,言谈中流露出自己如今生活的优越,和对一些处境不好的同学的鄙夷不屑。下岗后的她被一家私立医院聘用做财务,收入不错,而且接触的大都是年轻时尚的同事,她也成了时尚的人,日子过得潇洒轻松。 
  只是沈竹这样性格的人,居然几十年孤身一人,没有再去寻找自己的生活,阿兰和我都觉得有些不解。当年也许有儿子的原因,如今儿子也已远去深圳工作,而她就职的私立医院院长和她知交多年,且也是独身。听阿兰说,沈竹的丈夫是独子,婆婆尚健在,如再婚会牵涉到财产问题,但这个作为原因,似乎也有点牵强。
  不管怎样,沈竹的一生也总是很不幸的,我同情她,我们毕竟是患难之交。所以当沈竹提到,当年转点时因种种原因,手续不齐,且她一直也没到那个新地方务农,如今办理退休要影响计算工龄,需要原下乡的县城生产队证明一直是在那里务农了若干年时,我立马自告奋勇,毕竟我在县里工作了十多年,关系和熟人还是有的,她的事我肯定要帮忙。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写信打电话,还辗转找到了原先插队时的生产队干部。我找了能找的所有关系,可因为年代久远,原先的老领导退休很多,于是更费了不少周折。终于为沈竹圆满办成了,收到寄来的证明,我喜出望外地打电话告诉沈竹,我想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之后,我还给相关帮忙的县里那些朋友寄去了礼品以表谢意。可是我这位过去的闺蜜仅在那次电话中向我道谢之后,从此再也没有和我联系过。甚至在知道那位帮忙的生产队干部带着十多个乡亲来贵阳玩找到我,我在饭店请了两桌答谢他们的帮忙时,她也没有露过面。
  据熟悉沈竹的同学和朋友们说,沈竹自从农村回来后的几十年里,从未参加过任何的同学聚会,包括以前关系不错的朋友也都不有来往,阿兰也许是个例外。
  我无语-----
  我想,如果我和沈竹之间的故事,在她离开县城那一刻就画上了句号,那该多好------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