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月依旧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日志

 
 
关于我

我从秋色迷离中一路走来 偶尔踏入缤纷绚丽的网海 这是生命中一抹美丽的色彩 春天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 尽情地徜徉在我的花海里 珍惜人生和我不渝的情怀

网易考拉推荐

一段尘封的往事(上)(原)  

2017-08-31 15:15:16|  分类: 过往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08月30日 - 明月依旧 - 明月依旧

      

      曾经应一位好友之邀,让我给她写写自己的故事。虽是同窗,学生时代的我俩交往并不多,青年和中年的经历彼此也是生疏的。直到步入老年,才有缘成为无话不谈的挚友。
      那是一个初夏的午后,我俩并肩坐在校园里,促膝长谈。听着朋友娓娓道来,讲述她那坎坷不幸的一生,其中有许多经历是我从未听说过的,也是朋友第一次敞开心扉和盘托出。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各有各的人生曲折,而她的遭遇更为坎坷。听了她的故事,我的心被深深地震惊了。那一刻,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仿佛也在为朋友不幸的遭遇洒下辛酸的泪。
       是夜,我带着内心深深的触动,用我的心奋笔而书……


       在每个人的记忆深处,都有一两处不能触摸的地方,那是岁月留下的最深的伤痕,让人没有勇气去触碰和揭开它。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这些年来,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惨痛记忆,我已将它放入尘封的心底。随着时光的流逝,它成为了鲜为人知的过去,哪怕是我的亲人、我的子女,也不曾知道过这些往事。悠悠岁月在抚摩伤口中悄然度过,多少年过去了,当我步入人生的秋天,享受着平静幸福的晚年生活时,再来回首这件往事是痛苦的,但它们毕竟是自己一生中不可磨灭的过去,是自己的历史,是自己曾经走过的路啊!  

     于是,这段尘封的往事从记忆深处再一次被我生生地挖掘出来,有一种鲜血淋漓的感觉。

          这是我67年人生岁月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1971年底,年轻青涩的我,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从大塘知青点的山路上跌跌撞撞地走进了县城商业部门,勉强有了一个聊以糊口的饭碗。我被分配到县五交化公司当营业员,安排在小五金柜,主要是卖一些琐碎的小五金商品,门锁、铰链、木罗丝之类。平时还好,赶场时还是比较忙的。对于不能回到贵阳而留在这里工作,是我的许多同学所不屑的。可是对于我这样处境的人来说,却是一条唯一求生的路。我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女孩,有了一份工作,生活稳定了,比起当知青时缺吃少穿,日晒雨淋的生活,不知好了多少倍。公社里有少数没有得到抽调的知青还在为了工作而奔波,他们到县城来,我总是热情地留他们住在自己那儿。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还有一些上海知青,他们比贵阳知青们离家更远,所以更孤独痛苦。他们常来县城,和我都熟了,也常上我那儿来玩和吃住。空闲的时候,有的知青朋友们常会站在柜台外面看我售货。工作之余,我还参加了县贸易局文艺宣传队,我觉得日子虽然勉强,还算是过得有几分充实的。

       只是当一人独守的时候,他,会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因为人生道路的巨大落差,决定留在这里工作后,我已向他提出了分手,他和我有着不同的命运,前途正值光明时,我不能因为自己影响了他一生的幸福。可是我又常常会看着珍藏的几十封来信发呆,想起那个曾把普希金的诗句抄在我歌本扉页的、告诉我“愉快的好日子即将来临”的人。

        然而我做梦也没想到,即使这样,命运仍然没有放过我这个苦命的女孩,一场自天而降的巨大灾难正张开翅膀,悄悄地向我压来......

我永远无法忘记这个可怕的耻辱的日子。我刚刚参加工作一个多月后的1972年的1月2日,那是元旦过后的第一个赶场天,营业比较忙。在我营业的柜台里还有公司的一个经理给我帮忙售货。俩人收来的货款都放在柜台里同一张桌子的抽屉里。下午四点,出纳员来收款。当我打开抽屉时,发现里面用票夹夹起来的一叠大票没有了!那叠钱大约有200多元,在当时不算小数。

 当时大家都很吃惊,经理马上吩咐把商店大门关了,局里保卫科也来了人,叫我把详细情况写下来,还检查了现场和在现场的人身上的物品。我感到这件事情很严重,很认真地向局保卫科长作了汇报,详细回忆了当天营业的情况,还写了书面材料。

 可是我太单纯了,事情的结果远远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

 第二天,局里姓杨的保卫科长严肃地找我谈话,说这个案件经过他们分析认定是内盗。因为当天除了我和公司刘经理在里面营业外,没有外人进来。刘经理是一位身经百战的离休老革命干部,他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剩下的只有要我好好考虑了。还说什么只要现在坦白,还是可以从宽处理的。

 这真是晴天霹雳,简直不可思议,当时我觉得自己仿佛突然跌入了一个黑黑的、无底的深井,不知怎样才能从中爬出来。当天晚上局里就召开了全体职工大会,会上领导说了这件事,要我站起来说明那天失窃的情况。可是还没等我说几句话,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纷纷指责我,是不是和外面的知青勾结,把钱弄走了。他们说当天有知青来买过东西,还有一个农业局的人也来看过我。

  他们说的那个人叫黎,在县农业局工作,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几位知青来买过东西、看过我也是事实,可是没有谁能走进柜台里呀。我竭力说明,但是他们不给我说话和解释的余地,一次次地打断我的话,那些呵斥的语言简直是不讲道理,颠倒黑白,象一盆盆污水从我头上泼下来,叫我百口莫辩。

  从那晚起,局里宣布我停职反省,交待自己的问题。这一切都好象是一个梦,一个恶梦。从此局里的大会小会一次次地对我进行批斗,反复叫我写检查,还不准我外出,叫另外两个上海知青同事监视我的行动。

  对于局保卫科的这种不讲道理的"逼 、供、信"的作法,我表示抗议,并且拒绝再写什么所谓的检查,保卫科长杨某用侮辱的口吻嘲笑我说,你以为你是李铁梅呀,还那样坚贞不屈的呢。从此我又被加上"不老实"、"抗拒"的罪名。在那恶梦般的可怕的日子里,我除了和父母通信告诉了他们这件事外,谁都见不着,后来甚至连父母和朋友的来信都被单位扣押了下来。

  终于有一天,朋友黎来到我的宿舍。他很诧异地说,好久没看见你了,在柜台上找你,说你不在这里上班了,我担心你是不是病了,所以来看看你。于是我向他说了那件事,黎听后很气愤地说,你们单位查不出外盗,就说是内盗,这太不讲理了。再说就算是内盗,当天在柜台里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应该两个人都有责任,都是嫌疑对象。

 黎说我应该向上面反映,现在是新社会,是要讲道理、重证据的,县贸易局不可能一手遮天。还说自己一定要帮助我弄清这件事情,要我别害怕。黎帮助我一起拟写了一份案件的情况说明和强烈要求上级澄清事实的报告,帮我送去了县里有关部门。

  可是事情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县里把我的报告转回到商业局,要求局里认真处理。但局里仍然按照他们原来的意见对这件事写了处理意见上报,而且对我的所谓问题进行了升级:说我对抗组织,陷害革命老干部,态度恶劣,要求上级面对我进行从严处理,开除工作并遣送回原来的乡下。

  又一天夜晚的批斗会上,我受尽了人身攻击和凌辱。会后回到冷清的宿舍里,想起近半年来的种种遭遇:知青集体户的七个人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并留在了遥远的县城,美好的初恋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也成了泡影,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能够勉强生存的饭碗,却又被人无端陷害,将重新跌入无尽的深渊。这个世界把我逼到死角里了,一条路都没给我留。这半年多来自己东闯西撞,已经尽力了,却没有找到一条走出去的路。命运对于一个没有一点社会经验、年幼无知的柔弱女孩实在是太残酷了。人生啊,什么时候才有我走的路? 到底哪里才有我可以走的路?

  我感觉到也许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此时此刻,身在异乡、举目无亲的我,希望能和县城唯一的好友黎见上一面,如果万一自己发生了什么,让他代为告慰远在贵阳的父母。 夜色苍茫,外面伸手不见五指,寒风一阵阵吹来,使我浑身打着寒战。我咬咬牙,毅然走出宿舍,冲入茫茫黑夜,往黎的住处跑去。

 然而单纯无知的我,哪里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许多双眼睛的监视之下。我一走,那两个上海知青同事立即向局里作了汇报,有人马上尾随着我......

 黎的宿舍在单位的一楼,那时他已经躺下了,在床上看书。看见我来了他马上起来,打开房间的电灯,拨燃炭火,让我坐下。他看我神情不对,而且是这么深夜到来,意识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问明后,他很耐心地宽慰着我,对我说事情不可能就这样处理的,即使是定案,总应该有确凿的证据,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叫我无论如何一定要坚持下来。他很温柔地安慰着我,说自己一定会帮助我,不管别人怎样误解我,他都会永远站在我的一边,相信我是一个清白纯洁的好女孩。

 说到这里,他动情地说,你这一生太不幸了,我愿意一辈子和你在一起,用我给你的幸福来弥补你的不幸,医治好你心灵的创伤,我们以后一定会有幸福美好的生活。即使事情真的到了最坏的地步,我也愿意和你一辈子在一起,哪怕是去农村当农民。

  面对黎那真诚的话语,我不知说什么才好。那一刻,我只觉得黎的房间是那么温暖,面前的这个人是那么真诚,在这漆黑一团的四周,只有他是自己唯一的依靠......可是,自己要和他过一辈子吗? 这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事啊。

 没来得及让我细想,突然眼前一片黑暗。不用说又是停电了,这在县城也是常有的事。黎忙着去拿煤油灯、火柴,可是还没等到点亮煤油灯,突然响起了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同时有人破窗而入。在几束电筒光的强烈照射下,我看见了局保卫科长杨某狰狞的脸。

  他命令黎点亮煤油灯后,在房间里、床上四处用电筒搜寻了半天。找什么?丢失的那200元钱吗?还是企图发现点别的什么?

 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他恼羞成怒地质问我和黎,要我们交待为什么深更半夜一男一女独自摸黑呆在一起,做了些什么违法乱纪的事。然后就命令同来的几个人把我押回单位。

 一夜未曾合眼的我,第二天一早又被带到单位临时召开的大会上批斗,除了盗窃国家财产之外,又被冠以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罪名。

 会上他们叫唤着说,黎是地主出身的狗崽子,和我这个资产阶级小姐是一丘之貉,黎竟然敢帮我翻案,现在也被单位停职检查了,还说要把黎和我一起拉出去游街示众。那天后,我被更严密地看守起来。 

 一段时间后,单位看我在丢失营业款事件上实在说不出什么,他们实在也没有任何证据给我定案,而且大家心里都明白,有一块是不能碰的,那就是那个经理刘老头,这是这个案子的关键所在。因为杨某和刘的私人关系,所以这个案子是破不了的。局里破不了这个案子,只好委屈我这个没有后台的小姑娘了。

 于是我被安排到工作比较重的石油仓库上班。第一天去油库,公司叫我带着板车去拉东西。刚走近油库大门,几条凶猛的大狗冲了出来,朝我身上猛扑,吓得我魂飞魄散,油库主任在一旁假装没看见。   

 油库的劳动很重,从来都是男职工干。我一天工作下来,回到宿舍浑身骨架子都要散了,就这样我坚持了一个多月。当时文革还没结束,职工常常还要参加运动,每天早晚都要开会学习,这些权利我都被剥夺了。别人学习时我就和那些文革中认为有问题的人一起做一些其它的杂务。那两个上海知青同事以前和我关系不错,现在也都趋炎附势,帮助单位监视我的行动,扣押我的家信。幸好这里远离贵阳,否则单位知道了我父亲被审查的事,那问题就更加复杂化了。

  突然有一天,黎的一男一女两个好朋友来到了我的宿舍。他们告诉我是黎叫他们来看我的。并告诉我,说黎被停职检查的事,完全是无中生有,黎的单位对我们的事很理解,也很反感贸易局这种做法,现在黎很好, 要我好好保重,自己照顾好自己。最后那个女的又单独留下来,对我说,那晚的事情现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说我们俩孤男寡女的晚上呆在一起,影响不好。县城小地方不比大城市,人们比较保守,把这种事看得很重。有了这种事,我这个未婚的小姑娘以后在社会上很不好做人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如果我和黎确定了是恋人关系,那晚的事就是理所当然,很正常的事了。还说黎确实很喜欢我,他人也很不错的,以后我如果和黎这样厚道真诚的人一起在县城生活,有他保护我,我一定会幸福的。  总之一句话,就是看我的意思了,如果我同意,他们就回去告诉黎,让我们俩尽快结婚,我们就可以朝夕相处,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照顾我了。 

 她们走后,我思绪万千。黎对我好,他是一个正直的好青年,这些我都知道。几年来,他的多次暗示,和那晚的表白,自己也不是没有想过。可是自己和他之间,毕竟有着很多的差异。两个人生活的经历和环境都大不相同,而且主要他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一类人,我至今无法忘记心中的他------我和黎在一起做好朋友还可以,成为夫妻,会幸福吗?对这件事我十分犹豫,迟迟不能作出决定。

 春节来临。那两个上海知青都回去探亲了,宿舍里只留下我一个人。天柱的冬天冷入骨髓,保暖很差的木板房宿舍里,阴暗得就像地狱一样,我常常半夜冷醒过来。除夕之夜,家家户户都在家里团聚,像我这样到食堂去打饭的人寥寥无几。打饭的老大爷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我这个孤独无助的小姑娘,在我的碗里狠狠地压上了几大勺猪肉——这是过年才增加的菜。那时县城从大年夜开始食堂就不开伙了,连街上的饭店也都关门歇业。孤独的我不知道去哪儿吃饭,我没有炉灶炊具,在此时的情形下也没有心情自己一个人做饭吃。除了在单位几位好心的大姐家里吃了几顿饭外,就是一个人呆在冰窖般的宿舍里。

 节前,我的两个原来在一起当知青、现在抽调到地区保密工厂工作的朋友给我来信说,她们被单位派到上海去学习半年,非常幸运和快乐,春节期间准备到上海附近的苏杭等地游玩。说记得以前我是最希望能在工作后去一趟上海老家的,不知我现在能不能请假去和她们在故乡团聚,还说等着我的回信。显然她们是不知道我现在的恶劣处境的。看到她俩微笑着站在上海外滩的留影,我的心里百感交集,不能自己。

 黎叫人悄悄地给我送来了一些吃的,还有给我的热情洋溢的信。说希望我能到他的朋友家里和大家团聚,共度春节。黎的乐观豁达感染了我,我不顾一切跑了出去,来到了黎的朋友家里。那里有很多年轻的朋友聚在一起,他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大都是从大城市分配来这里工作的大中专毕业生。春节期间,无家可归的他们凑在一起过年,大家准备了许多好吃的饭菜和食物。对于我的遭遇,以及我和黎的故事,大家都很同情。他们看见我来了,非常高兴,纷纷给我张罗吃的,大家在一起又唱又笑,一位朋友还拉起了小提琴,大家唱着一首又一首的歌,气氛十分欢乐和热烈。

  在这里我仿佛又回到了知青时代,由衷地感到了友情的可贵,觉得人生还是有希望的,相信目前的一切都只是暂时的现象,自己也不会永远蒙羞的。那天晚上,我和黎聊了很久。黎一再表示,不管我的事情有什么样的结果,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他对我的感情决不会变化。他的真情感动了我,我决定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这个真心爱我的人。我相信我们患难之中建立起来的爱情,将会战胜一切。既然命运这样安排了我,我只能忘记过去,面对现实,好好地爱黎,把自己的全部感情奉献给他。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